银行积极运用多种工具融资,银行数千亿
分类:保险

摘要:去年以来,银行通过各种渠道积极融资补血。专家指出,严监管之下,当前银行业资本补充压力客观存在,但整体可控。与此同时,近期监管层发文支持商业银行通过多种渠道发行资本工具,预计可缓解市场对再融资的担忧。 上市银行密集补充资本 农业银行12日发布公...

长江商报消息 农业银行等拟通过定增共募资1240亿,银行中待发可转债规模已达1915亿

  去年以来,银行通过各种渠道积极融资“补血”。专家指出,严监管之下,当前银行业资本补充压力客观存在,但整体可控。与此同时,近期监管层发文支持商业银行通过多种渠道发行资本工具,预计可缓解市场对再融资的担忧。

2018年银行业对资本的“嗜血”程度,似乎来得比往年更为强烈。

  上市银行密集补充资本

近期,A股史上最大规模的定增预案——农行1000亿非公开发行融资公布,尽管这并不意味着别的银行也会一次性推出如此大规模募资计划,但这一大手笔前所未见。3月22日,宁波银行募资金额不超过100亿的优先股非公开发行计划,获得当地银监部门的批准,同期,其2018年第一期100亿金融债券发行完毕。

  农业银行12日发布公告称,拟向汇金公司、财政部、中国烟草总公司、上海海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维资本、中国烟草总公司湖北省公司、新华保险7名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合计不超过274.7253亿股(含本数),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1000亿元(含本数),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这无疑是众多商业银行正多渠道集中募资的缩影。

  东吴证券分析师马婷婷指出,农业银行由于上市时间较晚,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直处于国有大行中最低水平。截至2017年三季度,农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58%,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88%、12.84%和11.15%。农业银行此次定增完成后可有效缓解资本补充压力。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2018年以来,上市银行中已有农业银行、南京银行和宁波银行拟通过定增计划共募资1240亿,建设银行、上海银行、招商银行通过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募资的1075亿元已启动挂牌转让。此外,常熟银行、江阴银行、无锡银行3家上市城商行完成80亿可转债发行。截至目前,银行中待发的可转债规模已达1915亿元。另外,2018年74只待发行的银行金融债总和达1209.5亿元,其中平安银行2018年拟通过发行金融债募资达115亿。

  去年以来,上市银行资本补充动作频频。除农业银行外,宁波银行和南京银行分别计划募集100亿元和140亿元的增发预案已获股东大会通过;2017年北京银行、兴业银行和浦发银行通过定增募集资金共614.71亿元。

“从募资规模来说,总资产规模达到20多万亿的农业银行,千亿定增相对来说根本不算大。银行外部渠道补充资本较为急切,一是保证资本充足率,扩大业务规模、保证扩张速度;二是防范不良等损耗资本的风险,提高抗风险能力。”昨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冀志斌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从宏观层面来讲,监管层也希望银行在快速发展中通过直接融资补充资金,降低负债率,保证金融业的稳定性和安全性。”

  另外,二级资本债也颇受银行青睐。Wind数据显示,2017年至今,已有10家上市银行发行了二级资本债合计3370亿元,其中农业银行2017年发行了一期二级资本债募集资金400亿元;工商银行连发两期二级资本债募集资金880亿元。

多家城商行、商业银行

  可转债方面,2017年至今已有5家上市银行发行了合计480亿元规模的可转债。截至目前,商业银行中待发的可转债规模高达1915亿元,发行主体包括浦发银行、平安银行、民生银行等7家银行。

发行可转债

  在上市银行积极补充资本的同时,中小银行也正扎堆排队上市。Wind数据显示,目前共有15家银行处于A股IPO正常排队名单之中,其中郑州银行、长沙银行、苏州银行等9家银行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厦门农商行、厦门银行、江苏大丰农商行、西安银行和兰州银行状态显示为“已反馈”,重庆农商银行则是“已受理”状态。

继2017年12月5日100亿可转债上市售罄之后,宁波银行2018年第一期100亿金融债券发行于2018年3月22日发行完毕,而其多项融资计划还在“路上”。

  部分银行资本补充压力凸显

宁波银行公告显示,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亿股的优先股,募集金额不超过100亿元人民币,获得宁波银监局批复通过,公司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履行优先股发行的申报程序。

  业内人士指出,银行密集补充资本与《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大限将至有直接关系。该文件要求,到2018年底前,非系统重要性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7.5%、8.5%与10.5%。

除此之外,宁波银行2017年4月推出的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境内上市人民币普通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0亿元的定增计划,处于股东大会通过阶段,尚待进一步审批之中。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指出,从2013年开始,银行业资本监管要求逐年提高,导致银行业资本补充压力客观存在。

像宁波银行这样,在一级市场、二级资本工具市场数百亿的募资计划,在上市银行中越来越常见。今年年初,建设银行完成了6亿股境内优先股发行,资金达600亿元。截至至3月,建设银行、招商银行、上海银行在通过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分别完成募资600亿、275亿和200亿。杭州银行也于去年年底发布,拟发行优先股不超过1亿股,募资不超100亿元人民币,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表示,虽然2017年三季报显示上市银行全部提前达标(部分非上市银行仍有压力),但从动态趋势来看,大部分上市银行三项资本充足率指标较2016年同期有不同程度恶化。

除了发行优先股之外,定增募资也出现百亿以上的募资计划,除上述宁波银行。南京银行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非公开募集不超过16.96亿股的股份,募集金额不超过140亿元人民币,获得江苏银监局批复同意。而最令人瞩目的是,在2018年3月12日晚间,农业银行发布了一项募资规模不超过1000亿元的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这被称为A股“史上最大规模”定增方案。

  而从目前IPO排队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来看,部分银行压力凸显。比如,郑州银行最新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该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61%,比监管要求仅高出0.11个百分点;截至2017年6月末,厦门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86%,同样逼近8.5%的监管红线。

公告显示,农业银行拟向汇金公司、财政部、中国烟草总公司、上海海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维资本、中国烟草总公司湖北省公司、新华保险7名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合计不超过274.7253亿股,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1000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随着金融严监管的推进,银行表内资本充足率的考核压力会越来越大。李奇霖认为,一是表外非标回表带来的增量信贷会使银行资本计提压力显著增大。二是在现有的监管环境下,过去一些利用同业科目或通道间接放贷以减少资本计提的做法会被禁止,银行未来将面对最为纯粹的考核压力。三是302号文等监管文件让过去“代持”、抽屉协议等灰色的出表方式失去了意义,考核时点更高的资产总额与不良将给银行带来更大的资本考核压力。

可转债的发行,也成为上市银行“补血”的重要渠道之一。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2018年以来,已有常熟银行、江阴银行、无锡银行3家上市城商行分别完成30亿、20亿、30亿可转债发行,可转债存续期限均为自发行之日起6年。

  创新资本工具“补血”

值得关注的是,商业银行中待发的可转债规模高达1915亿元,包括民生银行和浦发银行的500亿可转债计划以及中信银行400亿计划、平安银行的260亿计划、江苏银行的200亿计划等七家银行。

  尽管银行资本补充承压,但业内人士指出,从当前实际情况来看,银行业整体再融资压力可控。中银国际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励雅敏表示,大行方面,截至2017年三季度,除农行外的其他大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在11%以上;中小银行方面,目前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9%以下的银行绝大部分已经完成了资本补充或推出融资方案。

实质为股权直接融资,增加资金来源又降低负债构成

  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近日在谈及当前城商行的资本压力时称“一如既往,没有问题”,银监会一方面会密切关注和防范城商行的流动性风险,加强其资产负债管理、资产负债优化等;另一方面鼓励城商行积极补充资本,包括通过利润留存补充资本、向社会募集资金等。

“无论是定向增发、非公开优先股发行还是可转债的发行,其实质上均为股权直接融资。这些渠道资金补充的好处是,增加资金来源的同时,又降低了负债构成。相比于以前依靠于存款来源进行业务扩张的主流模式,银行业降杠杆趋势明显。”有金融行业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分析说。

  与此同时,一行三会和外汇局日前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明确支持银行“补血”。

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表示,随着金融严监管的推进,银行表内资本充足率的考核压力会越来越大。一是表外非标回表带来的增量信贷会使银行资本计提压力显着增大。二是在现有的监管环境下,过去一些利用同业科目或通道间接放贷以减少资本计提的做法会被禁止,银行未来将面对最为纯粹的考核压力。三是302号文等监管文件让过去“代持”、抽屉协议等灰色的出表方式失去了意义,考核时点更高的资产总额与不良将给银行带来更大的资本考核压力。

  曾刚表示,从宏观审慎的角度来讲,适度允许银行业进行资本工具方面的创新,更好地补充资本,对稳定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有很大好处。

“资本充足率不仅与不良贷款等的发生有关,我国银行业资本充足率的压力,更多来自多年的快速发展,银行内部资本积累包括收益留存和税后利润留存难以支持资产扩张速度。”冀志斌指出,“银行业要进一步扩大规模、保持高速发展态势,补充资本是必然选择。”

  华泰证券分析师沈娟认为,监管正在统筹推进银行资本补充进程,实现金融去杠杆稳中求进。在政策护航下,银行资本工具创新,资本补充渠道拓宽,投资主体范围扩大,可缓解市场对再融资的担忧。

“资本充足程度是内生增长与规模扩张的赛跑。”民生证券银行业研究报告指出,目前银行业亟待补充的并非核心一级资本,而是二级资本和TLAC。为保持合适的资本结构,银行发行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工具的动力将长期存在。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事实上,以农业银行为例,由于上市时间较晚,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直处于国有大行中最低水平。截至2017年三季度,农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58%,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88%、12.84%和11.15%。

更多

“农业银行此次定增完成后可有效缓解资本补充压力。”多位行业分析人士指出。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相比于2016年及以前,2018年银行多渠道融资的行动正在提速。从可转债的发行来看,2017年至今已有5家上市银行发行了合计480亿元规模的可转债。但商业银行中待发的可转债规模高达1915亿元,所涉及银行多达7家。而在2016年之前的过去10年间,仅有民生、工行、中行3家发行可转债,规模为850亿元。此外,优先股、定增、发行二级资本债券等融资工具也更为频繁使用。

多渠道外部融资是银行业运营必然趋势

3月初,银监会、人民银行、证监会、保监会和国家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支持银行补充资本工具创新,从扩宽资本工具发行渠道、增加资本工具种类、扩大投资者群体、简化资本工具发行的审批程序四方面给出建议。

该意见指出,提出支持商业银行通过多种渠道发行资本工具;为银行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等资本工具创造有利条件。这也将拓宽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有助于缓解银行业资本补充压力。

“要客观看待银行募资规模和募资行为,银行业本身是资金中介,通过资金的运作转赚取中间差价,它与一般意义上的生产性企业不一样,作为一个高杠杆行业,资金越充足,资产越优质,能够做的业务越多,实现的经营效益越明显。”冀志斌提出。“银行不可能仅通过自有资金进行发展,进行多渠道的外部融资是银行业运营的必然趋势。”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监管政策、市场环境等的支持下,今年银行的资本工具发行量或将出现大幅增长,这也将为银行“补血”创造充分的条件。

“当然也不能完全依赖于A股市场,过度的大规模公开募资计划和‘抽血’,在当前偏弱的市场环境下,可能显现出对市场的一定压力。”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本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会让市场投资属性进一步稀释,资本回报能力被削弱。”

在该人士看来,尽管募资方是实力较强的银行,参与定增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的企业以及买入可转债、金融债的个人,仍需要防范投资风险,如可转债的破发等。

华泰证券分析师沈娟认为,监管正在统筹推进银行资本补充进程,实现金融去杠杆稳中求进。在政策护航下,银行资本工具创新,资本补充渠道拓宽,投资主体范围扩大,可缓解市场对再融资的担忧。

“二级资本债等金融债券就是一种补充商业银行资金较为高效的手段,其手续简便、限制条件少、发行快速,筹资成本要低于股本。”有行业人士指出。

Wind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已有10家上市银行发行了二级资本债合计3370亿元,其中,农业银行2017年发行了一期二级资本债募集资金400亿元;工商银行连发两期二级资本债募集资金880亿元。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银行积极运用多种工具融资,银行数千亿

上一篇:盘点中国门票最贵的十大景区,国内景区票价普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