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算市场格局将变,仅剩两月
分类:保险

摘要:刚刚按央行要求完成自查整改的支付行业,被银联撩动了。日前,银联宣布推出其新一代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向成员机构开展大规模的业务承载服务。 整改的背景是:已深入日常生活的二维码等快捷支付方式,在创新发展中衍生出各种违规现象,形成支付安全等隐患...

名词解释

图片 1

原标题:支付宝正式接入银联 “断直连”更进一步

  刚刚按央行要求完成自查整改的支付行业,被银联“撩动”了。日前,银联宣布推出其新一代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向成员机构开展大规模的业务承载服务。

所谓直连,即支付机构与银行直接连接进行清算等业务。由于这一模式绕过合法的清算组织,形成交易数据“黑箱”,监管层无法掌握具体交易数据和资金流向,容易形成安全隐患。

4月1日,《条码支付业务规范》(银发〔2017〕296号文,以下简称《规范》)实施首日,中国银联宣布与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正式开展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合作。网联也高调宣布,截至3月末,累计完成资金交易转接清算破百亿笔。在分析人士看来,在“断直连”的大限下,两大清算机构正迎来正面较量。

  支付宝接入银联传闻终于落地。9月1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银联与支付宝已经签署合作协议,将在支付清算领域正式展开合作,支付宝将在无卡快捷、条码支付等业务上与银联合作,由银联网络提供部分转接清算服务。

  整改的背景是:已深入日常生活的二维码等快捷支付方式,在创新发展中衍生出各种违规现象,形成支付安全等隐患。2017年,央行连发数文,铁腕整治支付行业。其中,一个硬性要求是支付机构要断开与银行直连,必须通过合法清算机构完成清算。眼下大限仅剩两个月。

2017年,央行连发数文,要求支付机构要断开与银行直连。

争相“秀肌肉”

易观分析师王蓬博表示,“断直连”是大势所趋,在限定的时间范围内,支付宝还是要最终选择清算机构接入,好在市场有两家清算组织,所以最后实际上选择是相互的,这也是央行建立网联的意义所在。

  同样背靠央行、具有清算资质的网联平台也在同一时期横空出世。未来的支付市场将是银联与网联分而治之?此时银联推新一代平台,其中意味颇值得咂摸。

广州日报讯(全媒体记者 林晓丽)断直连大限仅剩不到两月时间,清算市场风起云涌。近日市场就传出了合规性存疑的机构农信银欲分羹断直连蛋糕,正在积极与支付宝、微信支付进行接洽,提出以通道方式承接支付宝、微信等与银行间连接、面向商户的收单业务的转接方案。业内人士指出,不管农信银最后能否成功分羹,可以肯定的是,国内清算市场的格局将改变。

根据中国银联4月1日发布的消息显示,目前,中国银联与微信支付已完成系统对接、联调测试和生产验证,各项准备工作全面就绪。即日起,中国银联面向收单机构提供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接入测试服务,各收单机构可登录银联开放平台获取相关文档,根据中国银联和微信支付的指引分批接入。

此前微信已经“先行一步”

  “断直连”大限在即

央行要求“断直连”

去年12月,央行发布《规范》要求,银行、支付机构开展条码支付业务涉及跨行交易时,应当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即所谓的“断直连”,银联和网联均具备合法清算资格。

早在今年3月,就有一份《微信与支付宝条码支付业务接入银联平台工作方案》显示,微信和支付宝的收单业务将接入银联。随后的4月1日,银联发布公告宣布与财付通开展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合作。而支付宝接入银联的消息却迟迟没有坐实。

  所谓直连,即支付机构与银行直接连接进行清算等业务。由于这一模式绕过合法的清算组织,形成交易数据“黑箱”,监管层无法掌握具体交易数据和资金流向,容易形成安全隐患。“断直连”则是以合法的清算平台为中介,一端对接持牌支付机构,另一端对接银行系统,利于实现金融监管。

2017年,央行连发数文,铁腕整治支付行业。其中,一个硬性要求是支付机构要断开与银行直连。央行281、296号文均要求,各银行、支付机构开展支付业务涉及跨行清算业务时,必须通过中国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而且明确这一要求的落实时间点为今年4月1日。

在此时间节点,网联也不甘示弱。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网联首笔条码合规交易已经落地跑通。业内流传的截图显示,3月31日,一笔1.88元的微信支付交易,由“渤海银行”作为收单方发起,“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参与转接,最终成功支付。

2017年8月,央行支付结算司印发《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这也就是业内所称的“断直连”。

  早从2016年起,央行就着手整顿支付业务乱象。2017年,央行更是连发数文决意整顿,震动产业各方。“这些文件环环相扣,监管力度超出以往,时间也紧迫。”一名熟悉监管的人士向记者表示,靠吃备付金利差是很多支付机构利润来源。

在网联启动切量后,银联新一代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在1月29日上线,二者均将成为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

网联清算在3月31日也发布公告称,截至3月31日,网联平台累计完成资金交易转接清算破百亿笔,累计交易金额2.83万亿元。中国银联方面则高调示意,在做好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转接清算服务的同时,中国银联也做好了为其他机构提供转接清算服务的准备。

由于此前第三方支付主要采用支付机构直连银行模式完成支付清算业务,这种模式下的资金流向难以溯源监控,存在较大风险。这是“断直连”的原因所在。

  这一次,“断直连”成为硬性要求。在《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281号文)中,央行重申银行、支付机构不得新增直连,存量业务要尽快迁移至合法的清算机构处理。

但是,有支付行业人士指出,市场一直认为“断直连”的任务主要是落在网联、银联两家清算机构的身上,而今,农信银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试图承接支付宝、财付通“断直连”的量,这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

事实上,北京商报记者在3月15日获悉的一份《微信与支付宝条码支付业务接入银联平台工作方案》显示,微信和支付宝的收单业务将接入银联。中国银联方面表示,与微信支付的合作主要是为落实《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印发〈条码支付业务规范〉的通知》等监管文件要求。

今年3月31日,网联公告宣布,与财付通就条码支付业务已完成签约、系统对接、联调测试和生产验证,并于3月31日完成首笔生产交易,即日起,网联条码面向收单机构提供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接入服务。5月11日,支付宝公告宣布与网联已完成系统对接、联调测试和生产验证,即日起,网联将面向收单银行提供测试、接入服务。

  在最新的《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296号文)中,央行亦有同样明确要求。只是这一文件的生效日期是4月1日,相比去年更早下发的《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209号文),日子提前了。“业内共识明确,条码支付要走合规的转接清算,付款过程中必须解决银行卡跨行支付"断直连"问题。”上述人士说。

农信银为清算业务的持牌“正规军”,但央行赋予其清算职能主要聚焦于农村金融机构之间,而其寻求介入支付机构二维码间联收单是否符合监管意向,存在越位嫌疑。不过,截至记者发稿,监管方并未对此事表态。

银联后起发力

而根据2018年4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银行、支付机构开展条码支付业务涉及跨行交易时,应当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网联和银联均为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

  也正是在这些背景下,银联推出新一代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银联方面告诉记者,这是为响应监管号召,提供好的基础设施服务,按照央行要求,与产业各方共同完成合规要求所必须的业务改造。

清算市场不再是一家独大

事实上,银联在去年下半年才开始发力“断直连”。早在2016年下半年,市场就传出央行筹建网联平台的消息。而建设网联平台的最大意义在于切断大量第三方支付机构直连银行的模式。

“断直连”仍有两大问题待解决

  截至目前,银联已和全国200家银行完成了互联互通。此外,还与包括十余家主要支付机构在内的上百家成员机构达成合作共识,其中70余家机构已经完成平台对接或正在开展对接工作。

有支付机构人士告诉记者,在以前银联一家独大的情况下,断直连对银联来说,绝对是一大利好。但央行在整治的同时,还推出了另一具有清算资质的网联平台,这一平台的股东包括了两大支付巨头支付宝和财付通。

此后,网联切量稳步推进,2017年3月31日成功完成首笔资金交易验证并启动试运行,2017年6月30日正式启动实际场景交易的转接清算业务切量。近日,网联下发《关于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渠道接入工作相关事宜》,其内容是督促第三方支付机构尽快接入网联渠道,明确6月30日前所有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的直连都将被切断。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条码支付业务上,银联和网联都可以做。按照监管要求,支付机构必须接入网联,同时也可以接入银联,基于业务平稳过渡等角度考虑,一般会选择同时接入两家支付清算机构。”

  选择银联还是网联

不可置疑,断直连后,国内清算市场已不再是一家独大,其蛋糕将重新分配。

2017年央行连发数文,铁腕整治支付行业。其中一个硬性要求就是支付机构要断开与银行直连,必须通过合法清算机构完成清算。在此背景下,银联开始发力。今年1月底,银联新一代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也全面上线,同样是响应央行号召,切断第三方支付机构和银行的直连模式。银联当时表示,该平台已与包括17家全国性重点商业银行、180余家区域银行在内的主要商业银行完成联网。另有上百家支付机构和银联达成合作,其中70多家处于正在对接或对接完成的阶段。

根据网联官方公告,截至2018年3月13日,网联清算平台已接入341家商业银行和101家支付机构,累计完成资金交易转接清算91.85亿笔,成功交易金额超过2.54万亿元。

  有意思的是,央行在整治的同时,具有清算资质的网联平台横空出世。这一平台阵容豪华,两大支付巨头支付宝和财付通不仅砸了真金白银成为股东,并表示在第一时间就切量接入。

至于支付机构选择对接谁,据上述业务人士透露,不仅仅是外界理解的价格;由于直连时代形成的路径依赖,支付机构在选择通道方面显然有更多的考量。

在接入切量方面,网联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已接入343家银行、105家机构,拟接入460家银行、115家机构,覆盖100%支付账户。

不过,现在“断直连”尚未完成,有消息称“断直连”将延期到今年12月底。“从最初的‘630’大限到现在的低调推动,银行端的安全测试是不是能按时完成是个疑问,年底之前是不是能够实现全部的初步切量还有待检验。”王蓬博表示。

  这也导致了一个微妙情况的出现,支付机构会选择网联还是银联?

网联主要是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业务较为单一;而银联在清算领域耕耘数年,除了提供清算业务外,还提供其他增值服务,尤其在系统稳定运行、风控方面具备优势。

分析人士指出,银联的举措是想在“6·30断直连”中分一杯羹。银联在送走了支付巨头的三方竞争模式后,又迎来了网联的竞争。也因如此,自网联筹建消息传出后,市场中一直有声音认为,两家清算机构之间可能会存在业务重叠。对于银联来讲,此前有观点认为,目前线上线下业务界限并不明确,银联失去了在银行卡清算基础上也做互联网支付清算的机会,这块业务拿不到了。不过,目前看来,银联并不甘心放下这块蛋糕。

王蓬博进一步指出,“断直连”仍然还有几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是全部切量需要时间过程,这个流程可能需要较长的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内行业还是要经历一轮洗牌的过程;第二,全部“断直连”以后行业费率统一,实际上行业成本会更高,行业全部回归场景以后面临的竞争压力会更加巨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30日,两大支付巨头支付宝和财付通就“断直连”回应记者,表示之前已按要求与网联沟通,正在推进相关工作,但并未透露更多的切量工作进展。

但清算市场的参与者应该不只这两家。据了解,国际卡组织一直没有放弃中国市场,一旦进入势必意味着更激烈的竞争。

支付机构面临抉择

责任编辑:

  在业内人士看来,现阶段的网联与银联有诸多不同之处。网联主要是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业务较为单一;而银联在清算领域耕耘数年,除了提供清算业务外,还提供其他增值服务,尤其在系统稳定运行、风控方面具备优势。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来看,离分蛋糕还相去甚远,“断直连”政策能否如期落地,将考验金融监管在支付领域的权威性。目前来看,4月1日只剩不到两个月的工作日,支付监管要求的落地执行显然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有市场人士表示,目前银联和网联从事的支付清算业务没有本质区别,现阶段最优的选择还是银联和网联同时对接,后续根据支付公司的业务规则来选择不同的渠道。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指出,央行加大市场支付市场乱象整治,尤其是断直连方面,银联和网联也是在配合央行举措。银联加入,支付机构也多了一种选择。

  据记者了解,银联早就有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全渠道平台,并有80多家支付机构接入。此次推新一代平台,主要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完全对标市场发展诉求,重新设计研发的平台,相当于“系统升级”。

央行要求各银行、支付机构开展支付业务涉及跨行清算业务时,必须通过中国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

在监管合规角度,薛洪言表示,在条码支付业务上,银联和网联都可以做。按照监管要求,支付机构必须接入网联,同时也可以接入银联,基于业务平稳过渡等角度考虑,一般会选择同时接入两家支付清算机构。

  一名接近银联的人士告诉记者,这其实是一个综合服务体系,覆盖线上、线下、境内、境外“四个象限”,并同时提供市场、技术、运营、客服在内的各种支持。银联对新一代平台做了很大的技术改进,一个主要动作就是将银行与支付机构间接口标准化,其价值在于让所有机构在长期运营中,能够降低成本,提升效率。

从市场竞争角度看,薛洪言认为,网联与第三方支付机构有股权关系,且是纯粹的清算机构,与第三方支付机构也没有竞争关系;而银联既是清算机构又有支付机构,与第三方支付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

  实际上,对机构敏感的定价,银联也采取市场化机制。相关人士透露,银联主要参照市场定价,以支付机构的合规性、风控水平、细分市场拓展能力和营销能力等维度为权重,与支付机构两两定价。

在费率上,薛洪言表示,网联运行初期暂不收取费用。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银联有十几年的线下收单经验,在运营经验和渠道资源上更具优势。

  至于选择网联还是银联,在上述人士看来,二者都是基础设施,目前最重要的是支付机构在行动上是否快速响应监管要求,按时完成相关工作。

整体上来讲,易观分析师王蓬博认为,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讲,清算市场竞争者增加,费率会走向市场化,支付机构的成本会降低,享受的服务会比之前更好。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清算市场格局将变,仅剩两月

上一篇:银行理财收益有望稳中走高,年中钱紧预期缓解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