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企业发展处于,公益创业的盈利与分配
分类:保险

  核心发现三:约20%社会企业成功融资

2.市场运营收入为社会企业主要来源:91.6%从事市场经营活动,58.4%占比最大的收入来自市场运营。84.5%的社企2017年度利润用于再投资,61%的社企规定禁止或限制利润分配。

由此可见,不管是真正从事公益创业的参与者还是研究者都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盈利的重要性。公益创业的经济价值体现为公益创业与商业企业一样参与市场经济竞争,形成自己的商业模式,通过销售产品或服务获取资金支持,创造经济效益。公益创业组织收入来源中的商业性活动来源是“自我造血”的主要方式,公益创业组织运用市场化方式提供产品与服务获取一定的收入与盈利,从而反哺公益事业,才能使其获得长足的发展。

时隔近两年,上述《报告》推出,由湖南大学中国公益创业研究中心副主任汪忠、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邓汉慧、上海应用技术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魏栓成等专家执笔撰写,他们发现了一些公益创业者的新变化。

  建议四:发展政策

陈嘉俊:

还有另一种声音,“不要太关注社会企业资本回报率与分配比例,商业资本的良好运作是社会得以持续发展的最重要保障之一,只要继续按既定目标与理念发展,继续提供社会产品和服务,那它的发展就是健康的。”王方圆对于公益创业分红与否的问题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

《中国青年公益创业报告2016》在京发布

更多

彭艳妮:

国内公益创业的商业运作状况又是怎样的呢?关于“收入来源于商业活动的比例”的问题,《中国青年公益创业调查报告》数据显示,商业活动的收入占总收入50%以上的公益创业组织占42%;商业活动的收入占总收入50%以下的公益创业组织占44%。有将近一半的公益创业组织商业活动收入超过50%,公益创业组织以市场化运作手段获取一定的利润,采用企业化的经营方式,其收入来源具有明确的商业性。

通过该《报告》,公众可以了解中国公益创业青年的现状:男性居多,主要集中在18~25岁,华东、华南分布较多。青年公益创业主要以占比51%的民办非企业和21.62%的商业企业为主要组织形式,一半以上的公益创业组织的启动资金为10万元以下。

  2、创立社会企业资讯平台以及社会企业商学院,应对社会企业发展的两大困境:收入和产品。分享比如共享经济、精益创业等商业创业思路, 摆脱公益的思维方式

低方案统计有“自觉意识”的社会企业,即根据各种社企名录,统计出自己认同社企身份且被行内认可的社企,其数量为1684家;高方案统计“无意识”的社会企业,即没有社会企业身份认同的机构,其数量为1750420家。

新的问题来了,利润又该怎么分配呢?在明确利润分配的被调查者中,不进行利润分配的公益创业组织比例达到27%,利润分配比例在0-50%的公益创业组织占51%,利润分配比例大于50%的公益创业组织有8%。调查结果说明,近80%的公益创业组织不分红或只是小部分利润被用来分红,大部分资金还是用于产品与服务的再生产与提升。例如,参与调研的残友集团,公司的利润1/3留在企业用于进一步发展,1/3给股东,1/3给员工作为工资成本。

近六成公益创业者可“自己造血”

摘要:金融界网站讯 2月21日,星展基金会携手社会企业研究中心在北京发布《大中华区社会企业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在过去一年里,社会企业研究中心对两岸三地三百多家社会企业进行了深度调研,此份报告给出了社会企业和社会创新的现状图景,提出了吸引人才...

早在2011年,中共北京市委、市政府文件中即明文规定鼓励社会企业发展,并于2017年启动了社会企业试点工作。

有学者认为公益创业不可以分红,分红是工商企业的利益分配模式,一旦盈利后分红,股东与商业资本的再次进入时很可能会是逐利状态,公益创业组织的性质就有可能发生改变。

“回报社会”与“挑战自我”为主要动机

  建议三:创建网络

2017年“自觉意识”社会企业平均收入总额为552.54万元。其中,工商类别的社会企业平均总收入最高,为809万元,其次是合作社类别的社会企业,平均总收入为683.09万元,而民办非企业类别的社会企业平均总收入比较低,仅为174.93万元。因而,按照低方案,2017年,中国社会企业的总收入大约为93亿元。

“行业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小,商业和公益也出现了更多更新的合作模式。只有更加擅长整合跨界的资源,公益机构才能探寻到更加可持续的模式,撬动更多的利益相关方来进一步推动社会福利事业的发展。商业化运作与盈利可以使公益创业者摆脱对捐款的依赖,减轻政府推动社会福利事业发展的重负。”这是北回归线爱心协会发起者王方圆的回答。在华北电力大学读大三的他,一直致力于在贫困地区建造乡村图书馆,2014年被青年恒好公益创业行动推荐参加了在天津举办的夏季达沃斯论坛。

12月18日上午,在2016国际创新创业博览会上,由中国青年报社、KAB全国推广办公室编著的《中国青年公益创业报告2016》在京发布。

  近八成的社会企业都在初创或者发展阶段,已经找到稳定商业模式的机构仅两成左右;社会企业有较好的提供就业能力。初创阶段平均能雇佣到不到6位全职,在稳定成长期可增至37位;大多数社会企业总体年收入区间是0-100万之间(56%),60%的社会企业有盈利;进行利润分配的社会企业仅占7%,社会企业家利润分配的主要意向是员工和股东

报告主笔、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介绍,高方案按照宽口径,纳入一定比例的民办非企业机构和农民合作社(因中国中小企业数量庞大,难以甄别是否有公益目标,暂无法纳入估算范围),从而估算出数量。

有了盈利,公益创业者要不要将利润进行分配呢?关于“是否明确利润分配”,被调查者中,明确利润分配的组织有77个,占53%,而没有明确利润分配的组织57个,占40%,明确利润分配的比例占到了一半以上,表明大部分的公益创业者还是意识到了经济效益与利润的重要性,并在利润分配的问题与组织内部成员们达成了基本的共识。

《报告》发现,社会公益问题呼吁青年公益创业、以《慈善法》为代表公益创业相关法律法规逐渐完善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创业浪潮催生了公益创业的高潮,中国公益创业青年学历上升,近六成公益创业者可“自己造血”。“回报社会”与“挑战自我”为主要动机2015年 1月,首部《中国青年公益创业报告》推出,旨在总结中国青年公益创业的现状,有针对性地找出公益创业的问题并研究相关解决方案,这本书一经推出便备受好评,让公众第一次了解了公益创业企业和青年的情况。“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浪潮为公益组织的创业创新提供了很好的机遇,以《慈善法》为代表公益创业相关法律法规逐渐完善,公益创业教育普及、投资机构多样化等催生了公益创业的高潮。

  核心发现二:近八成社会企业处初创和发展阶段

“四地政策先行,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邓国胜说,“预测到2020年,这个领域吸纳投资的规模或将达到二三十万亿元,是一片投资的蓝海。”

公益创业是否应该盈利,在国内外有不同的声音。

《报告》发现,社会公益问题呼吁青年公益创业、以《慈善法》为代表公益创业相关法律法规逐渐完善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创业浪潮催生了公益创业的高潮,中国公益创业青年学历上升,近六成公益创业者可“自己造血”,但公益创业面临着社会公众认知不准确、政府支持力度小、融资困难等问题。

  星展基金会理事林子聪表示:“希望通过这篇报告,让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社会企业,开始认识到社会创新是每个人都可以参与的;更希望推动社会企业融入主流商业社会,尤其影响成功的企业家们,开始考虑将社会创新作为企业业务和竞争力提升的创新手段。”

数量众多的社会企业保持财务健康状况,无异于为向善的资本提供了众多优质的潜力股。盛少岚也认为,尽管大多数社会企业规模体量有限,但只要真正实现规模化发展,其创造的社会价值将非常巨大。

现代管理学之父德鲁克也曾指出:“社会企业将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这种组织有可能成为后资本主义时代发达经济体系中真正的增长部门。”

2015年1月,首部《中国青年公益创业报告》推出,旨在总结中国青年公益创业的现状,有针对性地找出公益创业的问题并研究相关解决方案,这本书一经推出便备受好评,让公众第一次了解了公益创业企业和青年的情况。

  建议二:吸引投资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将建设社会影响力投资高地提升到区域发展战略高度,从构建生态体系的宽阔视角服务社会企业发展;佛山市顺德区是国内最早开展社会企业认证的地方政府。

一些传统援助机构对尤努斯自助式的社会企业项目运作方式表示怀疑,甚至一些赞同尤努斯的人也会问,尤努斯的项目为什么还要去盈利?尤努斯的回答是,许多为穷人服务的机构往往过于依赖捐赠而不能实现自我富足,“这就好像对一位病人说,他一天可以呼吸23个小时,余下的时间将由政府为他们供给氧气。这意味着得靠他们的怜悯而活着。一旦什么机构把他们遗忘了,那就死定了。”他还说,许多援助项目仅仅是把贫困降低到社会可容忍的程度,并非是要去消灭它。

公益创业;青年公益;创业者;创业青年;企业;融资;创新;汪忠;中国青年报社;发布

  2、建立大中华地区社会创新发展战略对话和合作框架:增进了解,发布洞见,交流经验,促进合作

图片 1

牛津大学公益创业研究中心认为,公益创业具有市场导向性。“市场导向性”表明公益创业的绩效驱动、竞争性和前瞻性。虽然公益创业和商业创业最大的区别在于经济效益还是社会效益优先,但是公益创业为了获得可持续的发展,必须以商业企业的方式运作并获取利润。公益创业把经营性收入放在首要位置,利润和盈余是组织及公益事业发展的保障,也是公益创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撑。

本次发布会由青年恒好理事会主办,KAB全国推广办公室、恒源祥有限公司、中国青年报社承办。《报告》是继《中国青年公益创业报告2014》之后的又一力作,本次报告完善了公益创业评价指标体系及关键要素的评价标准,同时,继续就公益创业面临的生态建设问题进行调研。

  核心发现一:70%社会企业家学历较高

“机构发展绕不开从0到1的成长期。我们谈价值、情怀与模式,但经营管理也非常重要。”陈嘉俊说,推动社会企业发展,除了注资,还应助其提升经营管理能力,实现可持续发展。

  近50%的大中华地区社会企业创立于2013-2015年,且呈现逐年增加的趋势;社会企业关注的议题前5位为:教育32%,助残28%、就业21%、扶贫18%、养老17%;

为了全面客观地反映社会企业规模,《行业扫描报告》的调研采用了高低两个方案来估算社企的数量。

  慈展会社会企业认证计划以及全国地方两会社会企业的提案都在推动扶持政策出台;大陆的影响力基金发展速度并不明显,总量一直维持在12-15家之间;社会企业的投资基金(影响力投资基金)面临了与商业风投竞争或者合作的新格局;社会企业行业联盟也已经成立,还有不少行业性推动的项目。

《行业扫描报告》的核心发现

  对此,社会企业研究中心主任朱小斌老师表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中国社会的不断开放,使得越来越多的商业企业开始重视企业社会责任,甚至开始把企业社会责任上升到战略层面上。另一方面,公益组织也在积极需求更可持续的运营模式,很多组织开始转型社会企业。商业企业和公益组织在致力于实现更美好的社会的使命驱动下开始向彼此靠拢,我们非常欣慰在两岸三地都看到了这种趋势。”

百万机构“沉睡” 将是投资蓝海中国社会企业发展处于“起步阶段”

  2、打破社会创新融资难题的三大利器:鼓励商业资本参与社会投资,试点社会创新项目融资统一的信息披露平台,发展社会企业融资顾问中介

目前国内外对社会企业尚未权威性的统一定义,《行业扫描报告》采取了较为广义的定义:指用商业模式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的组织。其中,组织在通过产品和服务为顾客提供价值的过程中,在其价值链的一个或多个环节嫁接社会/环境价值,使其产品或服务同时具备商品价值和社会/环境价值。

  3、 建议以社会议题为导向的组合思路发展影响力投资群体,加速提高影响力投资机构的数量和质量。以特定社会议题作为基金的名称,开展适合该议题相关的测量指标,来衡量基金是否有效地解决了社会问题

现阶段,一些地方的政府部门已经注意到了影响力投资与社会企业的良好发展态势,并探索出台鼓励性政策促其发展。

  此份调研报告的核心发现和建议如下:

“大家正在谈论社会企业领域未来会有很多资金进来,发展前景广阔。我却认为,创业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广东省顺德创新创业基金会秘书长陈嘉俊说。

  建议一:提升人与组织能力

■业界观点

  需提升的能力前3大项是:提升产品力/服务力、人才/人力资源开发、品牌宣传/传播

四川省成都市则是国内首个出台专门的培育社会企业政策的城市。2017年9月,中共成都市委、市政府发布《关于深入推进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建设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社区的意见》,首次提出“鼓励社区探索创办服务居民的社会企业。”

  金融界网站讯 2月21日,星展基金会携手社会企业研究中心在北京发布《大中华区社会企业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在过去一年里,社会企业研究中心对两岸三地三百多家社会企业进行了深度调研,此份报告给出了社会企业和社会创新的现状图景,提出了吸引人才、提升企业、引进投资、建立网络和发展政策方面的一系列建议,一方面提升全社会对于社会创新和社会企业的认知,另一方面帮助社会企业融入主流商业环境,寻求在技术和商业领域有一定基础甚至是成功经验的人才和企业家的参与,从而在真正的市场竞争中取胜。

“‘下一场’的生力军肯定更多来自商业领域。今后社企论坛的定位和主要工作对象也将更多地面向商业和投资界。”彭艳妮说。

  只有约20%的社会企业成功融到资。其中,融资的总体规模在0-100万之间,超过半数;最希望通过股权融资方式获得资金。但是1/4的社会企业依然期待资助/捐赠;最主要挑战在于人才、资金(皆超过60%)及经营模式

“在过去的5年中,我们常被问到一个问题:中国有多少家社会企业?然而谁也没法回答。”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理事长、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彭艳妮说。

  3、提升企业家、社会各界对社会创新项目的认知。还要鼓励表彰优秀的社会创新企业家,营造一种弘扬社会价值的氛围

应帮助企业提升经营管理能力

  星展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葛甘牛说:“从调研报告中,我们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的较高学历‘’千禧一代’的年轻群体已经开始投身社会创新,很多的社会企业在初创阶段就自带技术优势或者直接就启动了数字化的业务模式,更多的社会企业正在直面市场寻求可行的商业模式 。”

社企发展已到“转场时刻”

  1、跳出公益圈子,在商业创业、科技创业中发现潜在的创造社会价值的创业项目。与风险投资、创业孵化器合作,挖掘创业项目的社会价值,发现具备真正商业能力的社会创新企业

当前,影响力投资正在兴起。招商银行原行长、深圳国际公益学院董事会主席马蔚华是主要推动者,他表示,影响力投资有两个原则,一是追求正面的财务回报,二是显著的、积极的社会影响力。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如果越来越多的社会企业有了自我身份认知,“社会企业”的理念被更多人知晓,是否有利于该类机构在市场中获得更多资源并拥有更好的发展前景?对此,社企论坛负责人盛少岚表示,这将帮助社会企业在融资时增加公益创投和影响力投资的机会。

  3、社会创新的开拓需要与商业企业合作,撬动商业企业的资源,实现共赢

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右旗,中和农信的工作人员与农户沟通小额信贷业务。中和农信被业界视为典型的社会企业。 本报记者 顾磊 摄

  1、优化大学阶段的教育,增加社会创新的模块,培育具有社会使命的企业家种子。在大学阶段,开展社会企业的启蒙教育,激发对于社会问题的创新思考。在MBA或者MPA课程中,开展社会企业的创业教育,包含更多经营实践的讨论和案例分享。激发有一定工作经验的学员,对社会创新职业兴趣

按照高方案估算,中国社会企业年总收入超过2.2万亿元,相当于2017年中国GDP的2.68%。也就是说,中国社会企业的年总收入已经达到万亿级别。

  核心发现四:大陆影响力基金发展总量维持在12-15家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当前社会企业的增速已趋缓,且社会企业的国际热潮也有所消退。彭艳妮表示,这恰好说明社会企业的发展已到了“转场”的时刻,

  调研发现,有48%女性在社会企业中承担高级管理职务;社会企业家学历较高,社会企业家中大专学历占14.5%,本科学历者为最多,占46.3%;而硕士 (包含MBA)加上博士总共占26.0%,超过总数五分之一。拥有本科以上学历者占72.3%。

就高方案而言,百万数量级的社会企业仍处于不自知的“沉睡”状态,这足以证明,社会企业的理念倡导仍需加强,社会企业尚未成为真正主流,而《行业扫描报告》的结论也印证了此点:中国社会企业发展整体上处于“起步阶段”。

  2、 破除人才招募和流失难题,可以与猎头公司合作开发社会创新职业招聘渠道,借鉴商业企业做法,通过股权以及利润分配留住核心团队

1.社会企业的组织类型呈现多样化形态:工商注册企业占59.5%,非营利组织占32.4%,5.1%的社会企业同时注册了工商企业和民办非企业单位等不同性质的机构。

  1、对追求社会创新的企业家培育特别需要关注企业家自身的提升,特别是企业家精神、领导力、自我认知等方面

《行业扫描报告》的另一组数据显示,多数社会企业处于健康的财务状况。2017年,36.2%的社会企业实现了财务收支平衡,20.5%的社会企业实现盈余。

  1、政府应该将对社会创新项目进行政策支持:发展社会企业作为“精准扶贫”以及“提升弱势群体就业”的重要手段,鼓励政府以及企业采购时进行社会价值的考核。此外,社会创新的创业者也应该与政府积极主动对接,成为PPP在社会创新领域的合作案例

3.社会企业在广泛的社会与环境领域实现其社会使命,包括教育、社区发展、就业与技能、环境与能源、公益/社企行业支持、医疗与健康、老年服务与产业、扶贫、艺术文化体育等众多领域。

他认为,当前社会企业领域的创新思维与“行业基础设施”建设仍然不够,社会企业的经营与抗风险能力也有待增强。

5.社会投资回报的影响力绩效:政府类机构和商业投资机构均没有低于预期的影响力绩效,76.9%的政府类机构实现了与预期一致的影响力绩效,70%的商业投资机构实现了高于预期的影响力绩效。尽管63.2%的受访基金会实现了与预期一致的影响力绩效,仍有15.8%的基金会项目低于预期。

缺乏调研,中国社会企业的数量似乎是个谜。不过,“谜底”已被解开——4月12日,由社企论坛与南都公益基金会等联合举办的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行业扫描调研报告发布会暨2019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奖启动仪式上,首部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行业权威报告——《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行业扫描调研报告2019》(简称《行业扫描报告》)出炉,该报告呈现了中国社会企业发展的整体状况。

她介绍,随着越来越多的社会组织注册为民办非企业单位,用社会企业的方式来运营机构,社会企业正从非营利领域跨界到商业领域。

■相关阅读

蕴藏着优质的“潜力股”

社会企业尚未成为真正主流

4.相当比例的社会企业直接或间接服务各类困难群体,困难群体在其服务对象总量中的占比平均高达33.3%,在其客户总量中的占比平均达到18.2%,在其受薪员工总量中的占比平均达到13%。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社会企业发展处于,公益创业的盈利与分配

上一篇:流动性趋宽松等多因素筑成利率天花板,2016年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