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保险公司风险低,踩线偿付能力新规
分类:保险

摘要:蓝鲸银行频道10月25日文:今天,人社部在第三季度新闻发布上透露,98%的保险公司属风险低的A、B类公司,新光海航人寿和中融人寿划为风险最高的D类。据二季度偿付能力数据和风险综合评级结果显示,保险业偿付能力充足稳定,行业偿付能力充足率较高。 据保监会...

2016年一季度“偿二代”正式实施,并进入“以季报为核心的报告制度”阶段,以满足监管的及时性要求。截至5月9日,各家保险公司披露的一季报显示,12家寿险、2家财险公司在“偿二代”下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不足,其中中融人寿、新光海航人寿、国泰财险显示严重不足 -->凡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掌中安徽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于市场星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者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或者掌中安徽”,违者本单位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2016年一季度“偿二代”正式实施,并进入“以季报为核心的报告制度”阶段,以满足监管的及时性要求。截至5月9日,各家保险公司披露的一季报显示,12家寿险、2家财险公司在“偿二代”下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不足,其中中融人寿、新光海航人寿、国泰财险显示严重不足,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8.22%、-3.91%、63.63%。

图片 1

  2017年度保险业偿付能力“成绩单”公布,中法人寿继续垫底

  蓝鲸银行频道10月25日文:今天,人社部在第三季度新闻发布上透露,98%的保险公司属风险低的A、B类公司,新光海航人寿和中融人寿划为风险最高的D类。据二季度偿付能力数据和风险综合评级结果显示,保险业偿付能力充足稳定,行业偿付能力充足率较高。

因偿付能力不足,保监会责令中融人寿停止开展新业务,暂停增设分支机构,不得增加股票投资。中融人寿方面表示,正在加强与股东沟通增资工作,尽快使偿付能力充足率达标,恢复相关资格。预计2016年三季度至2018年四季度,各季度均处于净现金流入状态。

  保险业快速发展的同时,风险也在不断聚积,其中偿付能力风险被列为今年重点防范对象之一。每一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披露都让险企捏一把汗。北京商报记者最近统计,总体来看,险企偿付能力充足率环比上升近三成,但也有部分公司出现下滑,尤其监管不断升级,偿付能力新规将于今年底发布,对于偿付能力指标严重低于监管红线的公司,无疑是雪上加霜。

  6月4日,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布了《关于2017年度保险业偿付能力监管工作情况的通报》。《通报》指出,2017年,保险业偿付能力充足稳定,行业风险总体可控。

  据保监会新闻发言人介绍,今年二季度,按照偿二代监管标准,保监会内10个业务监管部门以及36个保监局对160家保险公司进行了风险综合评级。风险低的A类公司和B类公司分别为54家和103家,合计占比达98%;风险较高的C类公司和D类公司分别为1家和2家,合计占比仅为2%。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新光海航人寿更显处境艰难,大股东海航集团和新光人寿2015年12月、2016年4月两次就改善偿付能力未达成有效共识,增资事宜尚无明确时间表。而早在2012年4月达成增资5亿元议案后,海航集团方至今未拨付增资款,此前亦有传闻称海航集团准备退出。

  两极分化

  放榜啦!2017年度保险业偿付能力“成绩单”公布,C类和D类“不及格”公司由第一季度的5家下降至第四季度的3家,中法人寿、新光海航、珠江人寿继续“垫底”。

  针对C类、D类公司的具体对象,保监会发言人透露,C类公司一家,为国泰产险,D类公司两家,分别为新光海航人寿和中融人寿。上述三件公司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39%、18%和32%,远低于100%的监管红线。

●9成险企“偿二代”达标

  43家险企环比上升

  6月4日,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布了《关于2017年度保险业偿付能力监管工作情况的通报》(以下简称《通报》)。《通报》指出,2017年,保险业偿付能力充足稳定,行业风险总体可控。

  2012年初,中国保监会发布《中国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建设规划(下简称:偿二代)》,用以监控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

偿二代要求,保险公司向保监会按季报送偿付能力报告。季度报告需披露包括股权结构在内的基本信息,并要求保险公司采用股权控制结构图的方式逐级披露至公司的最终控制人;列出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最近一期风险综合评级、保险业务收入、净利润等主要指标、实际资本、最低资本、风险综合评级、风险管理状况、流动性风险和监管机构对公司采取的监管措施。

  统计结果显示,截至目前,已有79家产险公司和76家寿险公司公布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行业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环比上升的公司达到43家。业内多认为主要是保监会系列文件推动保险业逐渐回归本源,价值较高的长期保障型业务占比不断上升,对资本消耗较大的中短存续期业务占比持续下降。

  数据显示:2017年末,行业169家保险公司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51%,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40%,显著高于100%和50%的达标线;实际资本3.3万亿元,较年初增加4390亿元;最低资本1.3万亿元,较年初增加2075亿元;综合偿付能力溢额2万亿元,较年初增加2315亿元。

  具体表现为,监管层将根据保险公司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以及对难以量化风险(包括操作风险、战略风险、声誉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等四类)的评价结果对保险公司进行综合评级,并将其分为A、B、C、D四类,A为风险最低,D为风险最高。依此,保监会将在市场准入、产品管理、资金运用、现场检查等方面对四类公司进行差别监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险企官网披露的偿付能力报告发现,截至5月9日,在124家已披露一季报的保险公司中,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达标的险企有110家,占比88.7%;12家寿险、2家财险显示一季度偿付能力不足。

  三季度末,全行业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绝大多数显著高于100%的偿付能力达标线。在全保险行业偿付能力整体提升的同时,这一核心指标也呈现两极分化。在寿险领域,偿付能力充足率排在前五名的分别是招商局仁和人寿、爱心人寿、横琴人寿、复星联合保险、和泰人寿,分别达到6298%、2768%、1584%、1363%、1228%。排在后五名的分别是华夏人寿、国华人寿、富德生命人寿、新光海航人寿、中法人寿,分别达到124%、123%、106%、-428%、-2776%。

  2017年是偿二代正式实施的第二年。偿二代实施以来,偿付能力指标运行平稳。从行业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指标来看,2016年第一季度至2017年第一季度,该指标由277%下降至255%,平均每季度下降5.5个百分点;原保监会“1 4”系列文件出台后,2017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该指标由255%下降至251%,平均每季度下降1.4个百分点,降幅明显收窄。

  保监会称,2016年上半年,保监会在原有已采取监管措施的基础上,对偿付能力充足率不达标公司和分类监管评级为C、D类的公司采取了严厉的监管措施,其中限制投资范围一家次,暂停增设分支机构1家次,停止开展新业务1家次。

在76家寿险公司中,65家披露了偿付能力一季报,综合偿付能力严重不足有2家,接近监管红线有10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50%~300%有35家,超过300%有18家。在已披露的风险评级分类的保险公司中,A类有26家,B类有32家,D类有2家。其中,中国人寿、平安人寿、太保寿险一季度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348.45%、219.69%、262%,最近一期的风险综合评级均为A类。

  “事实上,保险公司偿付能力并非越高越好,低于保监会划的100%安全红线就可能会存在偿付力不足的情况,稳定的偿付能力更能反映一家公司的风险管理能力。”一位保险专家指出,偿付能力通过偿付率来体现,可以简单理解为一家保险公司所有的保单合同在同一时间能够理赔的次数。偿付能力充足率出现下滑,往往是因为业务发展较快,或风险把控能力有待提高。而那些偿付能力充足率居高的,则多为开业不久、有待扩张的新公司。

  2017年的风险综合评级结果显示,A 类公司的占比逐渐提升,从第一季度的55%上升至第四季度的63%;B类公司的占比逐渐下降,从第一季度的42%下降至第四季度的35%;C类和D类公司由第一季度的5家下降至第四季度的3家。

  此外,会上还透露,据二季度偿付能力数据和风险综合评级结果显示,全行业偿付能力充足稳定,行业偿付能力充足率较高。

在76家财险公司中,59家披露了偿付能力一季报,综合偿付能力严重不足有1家,接近监管红线有1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50%~300%有27家,超过300%有30家。在已披露的风险评级分类的保险公司中,A类有16家,B类有31家,C类有1家。其中,平安财险、太保财险一季度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85.45%、283.60%。

  据了解,三季度偿付能力最高的招商局仁和人寿、爱心人寿以及横琴人寿今年刚刚开业,因此偿付能力充足率较高。而排名后两位的新光海航人寿和中法人寿偿付能力持续恶化,已经低于监管红线。相较于今年二季度,以上两家公司偿付能力分别降低34%和933%。

  在3家评级“不及格”的公司中,中法人寿和新光海航人寿毫无悬念地占了两个名额。

  据悉,今年6月末,产险公司、寿险公司、再保险公司偿二代下的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78%、250%、418%,平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55%、227%、418%,均高于100%和50%的达标标准。

根据一季报,监管机构对8家公司采取了监管措施,其中,中融人寿、珠江人寿、天安人寿是由于偿付能力存在不足风险。珠江人寿因去年三季度偿付能力相关事项收到保监会监管函一份,已于2016年1月26日解除相应监管措施。珠江人寿、天安财险一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18.07%、120.49%,接近监管红线。

  普华永道近期对保险公司展开的“偿二代”调研结果显示,保险机构的偿付能力风险管理能力整体有所提高,但行业风险管理能力仍处于初级阶段,尤其是大量小型公司和新成立公司,还有很多风险管理的空白领域。

  2017年第四季度,中法人寿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为-4035.94%,行业排名垫底,保险业务收入0元,净利润-1300.79万元。2016年9月末以来,由于公司偿付能力不足,暂停了新业务开展,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支出需求仅依靠存量投资资产的赎回变现及股东借款进行支持。

  2016年上半年,新光海航人寿规模保费仅为5113.08万元,在人身险公司中垫底,同比降幅达37.69%。雪上加霜的是,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该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由一季度的-3.9%下降至-31.74%。下季度末,预计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将下降至-108.98%。

●3家偿付能力严重不足

  喜忧参半

  新光海航人寿的境遇也好不到哪儿去。数据显示:新光海航人寿2017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充足率-446.49%,比上季度末-428.43%进一步下滑。沦为海航“弃子”的新光海航人寿,陷入了偿付能力充足率不足的泥沼,越陷越深。

  “难兄难弟”的另一家上榜D类的保险公司中融人寿,今年以来,偿付能力充足率仍显示为严重不足。2016年一季度末、二季度末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8.22%、-18.16%。中融人寿披露的偿付能力季度报告显示,2015年三、四季度、2016年一季度,其分类监管评价均为D类。

中融人寿、新光海航人寿、国泰财险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8.22%、3.91%、63.63%,为偿付能力严重不达标险企。

  5险企风险居高位

  由于偿付能力充足率严重“不达标”,保监会对新光海航人寿采取暂停增设分支机构、监管约谈、停止开展新业务的监管措施。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是-205.20%、-393.56%和-428.43%。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中融人寿方面表示,目前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已经全部停止开展新业务、增设分支机构和增加股票投资。在此基础上,正在加强与股东沟通增资工作,根据公司经营需要增资扩股,以提升公司经营的资本实力和偿付能力。预计2016年三季度至2018年四季度,各季度均处于净现金流入状态。

  保险新监管体系“偿二代”的落地实施,把保险业对风险管理的重视程度抬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另一家珠江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达标,但风险综合评级结果不如人意。数据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珠江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87.42%,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01.94%,均高于50%和100%的达标线,风险综合评级结果却从二季度的B类降为三季度和四季度的C类。

更多

此外,保监会对新光海航人寿采取的监管措施包括,暂停增设分支机构,监管约谈,要求双方股东于2015 年7月底之前提出改善偿付能力方案,停止开展新业务。

  尽管不少险企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上升,但对于个别公司而言,正在熬苦日子。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数据和风险综合评级结果显示,有3家中小保险公司不达标。按照“偿二代”监管标准,A类公司和B类公司占绝大多数,风险较高的C类公司有弘康人寿和诚泰财险2家,D类公司有新光海航人寿、中法人寿以及浙商财险3家。

  (国际金融报记者 张颖)

在协调股东增资方面,新光海航人寿的进展并不顺利。一季报显示,2015年12月、2016年4月,公司分别召开了第二届第十一次董事会及第二届第十二次董事会,双方就改善偿付能力议题进行了磋商,但未达成有效共识和决议。因此,增资事宜尚无明确时间表。不仅如此,2012年4月,新光海航人寿第二届第一次董事会通过增资5亿元的增资议案。目前,股东新光人寿方与公司管理层正积极协调另一股东海航集团方尽快增资。

  究其原因,不完善的内部操作流程、人员也有可能导致直接或间接损失风险。今年9月,弘康人寿因报送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对投资性房地产使用公允价值计量而被下发监管函。对此,弘康人寿回应监管称:“这主要是因公司相关人员对偿付能力编制规则理解偏差导致,不存在报送虚假数据行为。”

责任编辑:谢海平

由于股东增资未能成行,新光海航人寿在下季度仅能从停止开展新业务、通过办理再保险,降低对最低资本要求,及费用管控等方式延缓偿付能力充足率下滑趋势。

  无独有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高达1066%的诚泰财险也因不完善的内部操作流程风险评级被下调。今年7月,诚泰财险发生一起未在保监会规定时效内报送二季度IRR数据的操作风险事件。诚泰财险表示:“公司将加强管理与防范,完善各业务条线的内部操作流程,在全面管理的基础上,对公司重要业务事项和高风险领域实施重点控制:加强对人员的管理,通过适当的职责分离、授权和层级审批等机制,形成合理制约和有效监督等。”

国泰财险表示,公司已决定增资,增资计划已于去年12月上报保监会,暂还未批准,若保监会批准后偿付能力充足率将符合法定标准。

  新光海航人寿和中法人寿两家公司偿付能力长期不达标。今年9月,新光海航人寿又因未按时发布偿付能力报告被要求限制整改,该公司增资一事一拖再拖。目前,新光海航人寿仍处于股权变动期,新股东柏霖资产受让新光海航人寿51%的股权还未获得保监会审批,其偿付能力改善尚需时日。与新光海航人寿相比,中法人寿则幸运得多。今年8月,中法人寿再次公告将进行13亿元增资,其偿付能力有望改善。

根据规定,除了报送季度报告以外,保险公司在发生重大投资损失、重大赔付及大规模退保或者遭遇重大诉讼、子公司和合营企业出现财务危机或者被金融监管机构接管等对偿付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事项,及出现重大流动性风险时,还应当向保监会报送临时报告。

  而浙商财险15亿元增资到位后,三季度偿付能力有明显提升,核心偿付能力从45%提升至268%,综合偿付能力从91%提升至328%。但由于偿付能力报告披露的是最近一期的风险评级,暂为偿付能力不达标公司。

  监管升级

  年底新规将公布

  继“偿二代”去年正式实施之后,保监会就着手启动对现行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的修订工作。10月20日,保监会发布《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

  根据征求意见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达标标准为50%、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达标标准为100%、风险综合评级达标标准为B类以上,三个指标同时达标的为偿付能力达标公司。这也意味着偿付能力监管将再次升级,任意一项指标不达标的为偿付能力不达标公司。

  此外,征求意见稿还建立了偿付能力数据非现场核查机制和现场检查机制。每季度对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60%或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20%等偿付能力风险较大的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数据进行重点非现场核查,建立常态化的现场检查机制。在新规的影响下,除了以上提到的5家风险较高的保险公司,天安财险和富德生命偿付能力也亟待改善,否则将有被列入重点核查对象的风险。

  保监会相关负责人曾指出,征求意见稿在“偿二代”17项具体监管规则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偿付能力监管的框架和原则,完善了监管措施的全面性、针对性和有效性,强化偿付能力监管刚性约束、防控保险市场风险。

  根据征求意见稿,保监会将根据保险公司风险成因和严重程度,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对于因资本化风险导致偿付能力不达标的公司,常规措施包括责令调整业务结构、限制业务和资产增长速度、限制增设分支机构、限制商业性广告等。而对于因难以资本化风险导致偿付能力不达标的公司,保监会将根据公司操作风险、战略风险、声誉风险或流动性风险存在的具体问题采取相应措施;而特殊措施则包括停止部分或全部新业务、接管、申请破产等。

  下一步,保监会将根据各方面反馈意见修订完善,新规计划在年底前正式发布。

  北京商报记者 许晨辉 张弛/文 宋媛媛/漫画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的保险公司风险低,踩线偿付能力新规

上一篇:但非一劳永逸,咱有啥好处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