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法院探索在执行悬赏中引入保险理赔,悬赏
分类:保险

欠款不还,即使法院判决还款,仍以各种理由拒不履行,这种“老赖”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少见,有时让法院也犯难。虽然在去年最高人民法院准许了采取发布悬赏的措施,但实际运用中限于各种因素,措施推行并不理想。正因如此,一些财险公司推出了悬赏保险,同时近期也不断有地方法院借用保险来悬赏,发动群众提供“老赖”线索。

新华社上海7月6日电执行难一直是司法领域难啃的“硬骨头”,当申请执行人遭遇“执行不能”,胜诉判决无法兑现时,还可向社会发布执行悬赏。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于日前开始探索在执行悬赏工作中引入保险理赔机制,尽最大可能查找被执行人下落及财产线索。

近日,广东省兴宁市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财产调查若干问题的规定》,就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向社会发出执行悬赏公告,据了解这是兴宁法院首次实施执行悬赏。针对此案,一旦举报情况真实,举报人将获得执行到位款项10%的奖励。 申请执行人陈某与被执行人兴宁丽都房地产公司、被执行人林振荣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兴宁法院作出判决后,被执行人一直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还款义务,还失去了联系,未履行的执行标的额计至2017年7月31日本息为990万元。近日,申请执行人陈某向法院提出执行悬赏申请。法院经审查后认为,申请执行人对该案执行悬赏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即正式发布执行悬赏公告,对林振荣的个人信息予以公布。执行悬赏公告规定,凡提供该院尚未掌握且真实有效的线索,促使本案债权全部或部分实现或通过所提供的线索找到被执行人林振荣下落,使其到案履行债务的,该院将根据申请执行人的承诺,按照实际执行到位款项的10%支付赏金。另外,法院承诺对提供线索的人员身份及其提供线索的有关情况予以保密。 据了解,民事执行悬赏举报是指法院在执行案件过程中,被执行人逃避债务无法联系或下落不明,法院经穷尽执行措施未能发现被执行人下落的,依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向社会发布公告,承诺对于举报提供有关案件被执行人下落或可供执行财产线索,并取得实际执行效果的,给予举报人一定金额悬赏金的制度。该制度一方面可以发动群众协助法院惩治“老赖”,增加发现被执行人财产的机会,另一方面也有助于形成对被执行人的心理压力,促其主动履行义务。

近日,沈阳市法库县法院接到悬赏举报线索,成功将“老赖”抓获。同时也将1万元保险金兑现给申请执行人法库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这1万元将由法院实际掌握,通过法院打入提供线索人的银行账号。而提供线索人始终没有露面,相关负责人表示,法院对提供线索人信息严格保密,这是推进执行悬赏保险机制顺利运行的基本前提。

澳门新萄京最大平台,上海市第一张执行悬赏保单于日前在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签单。首张执行悬赏保单的签单公司是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投保人为上海市某金融单位。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2017年5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施行的《关于民事执行中财产调查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被执行人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申请执行人可以向人民法院书面申请发布悬赏公告查找可供执行的财产。

据了解,该案件进入执行后,法院穷尽所有执行手段未能发现被执行人名下存在可供执行的财产。于是,法院依法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该金融单位遂申请执行悬赏,缴纳少量保费。如悬赏成功,将由保险公司按投保金额理赔,向举报人支付赏金。

但在实践当中,由于悬赏金数额过少,往往无法吸引社会力量查找财产,因此申请执行人往往需承诺支付大额悬赏金,这就使许多申请执行人囿于经济能力有限而放弃使用悬赏这一制度。因此悬赏制度在案件执行中,实际运用效果并不理想,并没有发挥查人找物破解执行难的真正效用。

执行悬赏是一项财产调查措施。申请执行人遇到通过现有查控手段无法查找到被执行人下落及财产线索的案件,可书面申请,向社会发布公告征集有关线索,申请人承诺对提供有关线索并取得实际执行效果的举报人给予一定数额悬赏金。

由此,一些财险公司如人保财险、大地财险等推出“悬赏”保险受到各地法院的青睐。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北京、云南、福建、山东、吉林等多省、市级法院均与保险公司合作力推悬赏保险,其中,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4月时便与保险公司签下协议,约定在今后的执行案件中,申请执行人可向保险公司缴纳悬赏金额10%的保费,购买“悬赏保险”,向社会悬赏征集执行案件线索。一旦悬赏成功,举报老赖的获奖奖金将由保险公司买单。

在以往实践中,执行悬赏的发布渠道比较单一,受众面较小。同时,有限的赏金也难以激励举报人积极提供线索。引入保险理赔机制后,申请人只需缴纳少量保费,悬赏成功后由保险公司按投保金额理赔,向举报人支付赏金。

据了解,执行悬赏保险机制,是指申请执行人通过与保险公司签订执行悬赏保险合同的方式向法院提出悬赏申请,由法院根据保单向社会发布包含悬赏内容、金额和时限等的悬赏公告;举报人在保险期内可向法院举报被执行人下落及财产线索,一经法院查证属实,即由保险公司负责向举报人支付应获得的悬赏金额。

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曾俊怡表示,在执行悬赏中引入保险理赔机制,有助于法院拓宽查人找物的渠道,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减轻申请人的负担,让执行悬赏措施发挥应有的效用。

一般情况下,根据协议约定,被执行人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申请执行人即可向保险公司购买悬赏保险,具体的保险条款、悬赏金额、赔偿标准等保单内容由双方自行协商。法院依据保单内容制作悬赏公告并在相关平台一并发布。符合悬赏金支付条件的,法院即向保险公司出具悬赏结果通知书。保险公司在收到该通知书15个工作日内即应向举报人支付悬赏金。同时,执行悬赏保险以法院主动告知、申请人自愿投保为原则。也就是法院在案件执行过程中应向申请执行人释明告知该机制,最终由申请人自愿选择是否运用。

法院相关人士指出,执行悬赏保险机制将执行悬赏与保险相结合,充分利用了保险的杠杆效应,申请执行人只需缴纳少量保费,即可获取由保险公司支付的大额悬赏金,通过保险使悬赏金额予以放大,既大大降低了给申请执行人带来的新的经济压力,又减轻了维权成本。

对法院而言,大量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案件,将结束休眠状态,利用社会力量继续推进案件执行;对于老赖而言,转移、隐匿财产的难度将不断增加,社会舆论施加的压力也将持续加强,对督促其主动履行义务无疑是有力震慑。“悬赏保险”的推行,将进一步压缩失信人社会活动空间,持续形成守信人畅通无阻、失信人寸步难行的舆论导向,有利于构建社会诚信体系。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张弛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法院探索在执行悬赏中引入保险理赔,悬赏

上一篇:为客户解决燃眉之急,体检查出大问题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