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完成上市辅导后,部分年赚几十万
分类:保险

摘要:一边是频现农商行巨额斥资抢村镇银行股权,一边是多家村镇银行净利曝亏,为啥? 尽管当前不少村镇银行盈利状况不佳,业内人士认为,农商行和村镇银行同属于农信系统内,交叉持有股权既可以解决农商行资本补充问题,也可以以大带小优化部门村镇银行的治理结构...

记者|张晓云

在比规定披露的截止时间延期近一个月后,浙江温州鹿城农村商业银行,终于在日前对外发布了其2018年年报。去年,该行净利润增长迅猛,同比增长逾50%。

图片 1

  一边是频现农商行巨额斥资“抢”村镇银行股权,一边是多家村镇银行净利曝亏,为啥?

刚完成上市辅导后,上海农商行大手笔增持了10家村镇银行。

与此同时,“金融1号院”在这份姗姗来迟的年报中还发现,这样一家资产规模仅450亿元的地方农商行,旗下竟然拥有高达39家村镇银行。上述村镇银行中,鹿城农商行作为控股股东、持股比例在50%以上的多达23家。而贵州省则成为了这家来自浙江的农商行布局的重点地区,该行旗下共有27家村镇银行遍布于此。

承接乡村振兴重任的1621家村镇银行,遇到一个尴尬处境:揭不开锅的业绩,何以接济天下?

  尽管当前不少村镇银行盈利状况不佳,业内人士认为,农商行和村镇银行同属于农信系统内,交叉持有股权既可以解决农商行资本补充问题,也可以以大带小优化部门村镇银行的治理结构。而今年1月,监管部门提出的投资型村镇银行试点,引导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农村地区,精准扶贫、金融普惠,对农商行吸引力也不小。

6月13日,上海银保监会发布批文,同意上海农村商业银行(下称“上海农商行”)增资云南、湖南、山东地区的10家村镇银行。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认为,农商行设立村镇银行主要为了突破展业的地域限制,未脱离农商行“做小做散”的宗旨。设立村镇银行有助于农商行实现跨区域经营,但另一方面,设立村镇银行将导致农商行管理半径拉长,可能会对农商行经营管理形成压力。且主发起行和村镇银行经营区域存在差异,容易出现制度不适用或执行不到位等问题。

券商中国记者查阅村镇银行2018年报发现,村镇银行去年普遍“活得很辛苦”:

  增持村镇银行股权

具体为,同意上海农商银行以每股人民币1元,增资涟源沪农商村镇银行728.35万元,增资后持股比例为57%;增资茌平沪农商村镇银行7485.95万元,增资后持股比例为80%;增资阳谷沪农商村镇银行1977.62万元,增资后持股比例为65%;增资宁阳沪农商村镇银行1127.39万元,增资后持股比例为68%;增资东平沪农商村镇银行5796.97万元,增资后持股比例为77%;增资泰安沪农商村镇银行3132.58万元,增资后持股比例为82%;增资日照沪农商村镇银行1804.47 万元,增资后持股比例为74%;增资个旧沪农商村镇银行12476.9万元,增资后持股比例为86%;增资弥勒沪农商村镇银行3038.61万元,增资后持股比例为70%;增资临沧临翔沪农商村镇银行13800.22万元,增资后持股比例为87%。以上合计增持资金为5.1亿元。

“对于旗下近40家村镇银行的目前经营情况,鹿城农商行相关人士在接受“金融1号院”咨询时表示,由于相关领导不在,不方便回答。”

浙江地区某村镇银行:“我们区域信贷需求旺盛,但我们规模不够,还得降优质客户规模。”

  近日上海农村商业银行对旗下3家山东境内村镇银行进行增资,总计斥资9360万元,方案已获得监管部门批复同意。

上海银保监会同时在批文中提示,上海农商行应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办理上述股权投资事宜。投资入股资金应为自有资金,不得以委托资金、债务资金等非自有资金入股。

坐拥39家村镇银行

西部地区某村镇银行:“我们有资金富裕,同存太低,分红不太好,股东想退出。”

  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上海农商行以每股人民币1元,分别增资山东宁阳沪农商村镇银行1549万元、泰安沪农商村镇银行5084万元、日照沪农商村镇银行2727万元,追加注资后,对上述三家村镇银行的持股比例分别增至62.59%、75.70%、68.29%。

此前,上海农商行刚刚完成上市辅导,历时约半年。6月5日,上海证监局发布《海通证券、国泰君安关于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辅导总结报告公示》,各方于2018年12月11日签署辅导协议,并与次日向上海证监局提交辅导备案申请,即正式进入辅导期。

投资成本合计近12亿元

这是上千家村镇银行经营困局的一个缩影,从上市公司年报中也可一窥村镇银行的真实现状,微幅盈利或亏损的很多,而净利润水平超过四五千万的已属罕见。

  此次数亿元增持旗下村镇银行股权,属于上海农商行少有的“大手笔”。在此次增资之前,除了上海崇明沪农商行、深圳光明沪农商行,上海农商行均以持股51%的比例控股旗下村镇银行。

作为上海唯一的农商行,上海农商行的上市计划筹备已久。据该行年报,在2016年制定的2017–2019年发展规划中,“将独立上市作为中期目标”,将2018年设定为“实质性启动上市的关键一年”。

“金融1号院”查阅鹿城农商行2018年年报发现,对于这样一家资产规模不足500亿元的地方农商行,其拥有的村镇银行数量高达近40家,且对近六成的村镇银行持股比例在50%以上。

长沙银行控股的湘西村镇银行去年净利润1.54亿元,成为披露业绩的村镇银行中唯一一家盈利过亿的;

图片 2

2018年9月,上海农商行在官网发布的股份确权登记公告,对该行股东所持本行股份进行登记确权,确认公告中同时附有的承诺函,要求股东对上市后作出锁定期的承诺,根据股东类型不同,上市后股份锁定期在1–3年不等。

在鹿城农商行年报中披露的按成本法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明细表中,列出的“被投资单位”一栏全部被各家村镇银行所占据,而这一长串由其所发起设立的村镇银行数量高达39家之多,这些村镇银行均以“富民”命名。

“买得起北京学区房”已是有实力的表现,如长沙银行、中信银行及光大银行控股的数家村镇银行,其中,中信银行旗下临安中信村镇银行在2018年实现净利润3400万元,最有“实力”;

上海农商行持有35家村镇银行股权

此后,一则保荐机构中标公示截图流出,明确了国泰君安证券、海通证券和中信证券三家担任A股IPO项目保荐机构,使得上海农商行的上市计划引发全网关注。公示显示,三家中标券商分别向上海农商行开出5万至30万不等的保荐费,承销费率低于市场平均水平。其中,海通证券仅收取5万元保荐费,承销费率仅为万分之五。

资料显示,鹿城农商行是在温州市郊农村信用社的基础上,历经多次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发展而来。2005年6月份完成一级法人体制改革,变为鹿城农村合作银行,并于2013年6月份正式更名为鹿城农商行。

今年登陆中小板的青岛农商行控股8家村镇银行,其中7家去年净利不足万元,不及北京去年平均月薪;

  上海农商行2017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行发起设立35家村镇银行,设有山东、湖南、云南村镇银行管理分部,各项存款余额278.11亿元,各项贷款余额128.49亿元,资本充足率19.32%;村镇银行企业和个人网银注册用户数分别达到9418户和14.6万户,合计交易金额672亿元;全年累计清收和化解不良贷款63238万元、隐性高风险贷款24502万元。

截至2018年末,上海农商行总资产为8337.13亿元,在全国农商行中排名第三,总负债为7689.11亿元;全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201.45亿元、73.08亿元;不良“双降”,不良贷款余额为38.70亿元,不良率0.97%。

据“金融1号院”统计,鹿城农商行对上述村镇银行持股比例在20%-100%之间,并是其中大多数村镇银行的控股股东,其持股比例超过50%的村镇银行数量达23家。

业绩处于亏损状态的也非少数。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控股的寿光张农商村镇银行2018年营业收入5676.89万元,而亏损高达5666.34万元。

  去年以来,另一家巨额斥资增持村镇银行股权的农商行也引起广泛关注。公开资料显示,从2016年底开始,重庆农商行先后9次累计斥资3.73亿元增持多家村镇银行,其中收购金额最大的一笔是9828万元,收购云南大理渝农商村镇银行39%股权;收购股份占比最高的一笔是云南祥云渝农商村镇银行的49%股权;这之中有7次发生在2017年第四季度。

而上海农商行此次出手增持,再一次引发了业界对村镇银行的关注。

从该行披露的投资成本看,鹿城农商行对于上述39家村镇银行的初始投资成本合计达到11.92亿元。而具体到单个村镇银行则是差异悬殊,投资成本多则上亿元少则仅数百万元,绝大多数村镇银行的初始投资成本为数千万元。其中,浙江上虞富民村镇银行、浙江东阳富民村镇银行的初始投资成本最高,分别为1.19亿元和1.02亿元,上述两家村镇银行也是仅有的投资成本过亿元的银行。

仅一家净利过亿,“买得起北京学区房”已是有实力

图片 3

村镇银行作为立足县域、支农支小的专业化社区银行,一直是农村金融体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过去几年,由于获得了政策的大力扶持和引导,村镇银行如雨后春笋。根据银保监会数据,截至2018年末,村镇银行数量总计为1616家,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35.22%,已成为发展普惠金融的生力军。

一家截至去年年末资产规模仅为450亿元的地方农商行,发起设立的村镇银行数量如此之多,这与鹿城农商行的发展战略有着重要关系。在该行官网上,其对发起设立村镇银行着墨颇多。官网的宣传称,该行牢牢坚持“做小、做广、做精”的经营定位,在立足当地金融服务的同时,批量发起设立村镇银行,努力实施“跨区域”发展战略,拓展发展公间。

整体来看,村镇银行的生存环境也遵循着“二八法则”分化明显。微幅盈利或亏损的很多,而净利润水平超过四五千万的却少之又少。

重庆农商行控股12家村镇银行

不过随着村镇银行数量的增多,也面临着管理不到位、管理模式不专业等问题。部分村镇银行面临发展难、盈利难的问题,此前就有不少银行将持有的村镇银行股权转手。2019年1月,龙江银行在黑龙江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6家村镇银行股权,转让底价1.783亿元。3月份,华夏银行公告转让所持有3家村镇银行的全部股权。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对“金融1号院”表示:“设立村镇银行有助于农商行实现跨区域经营,且相比设立异地支行,设立村镇银行可引入其他股东,也能降低资本金消耗。”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过得还不错的银行包括长沙银行和南京银行发起的村镇银行:

  截至2017年末,重庆农商行持股51%以上的村镇银行已达12家,资产总额36.28亿元,存款余额16.44亿元,贷款余额22.48亿元。

国有大行中也不乏转让。2017年、2018年,国开行与建行先后打包出售旗下村镇银行,国开行公开挂牌转让其控股或参股的15家村镇银行,累计挂牌价格接近11亿元;建行则以16亿元挂牌价格将27家村镇银行股权一次性出售。

由鹿城农商行主发起的首家村镇银行——江西萍乡安源富民村镇银行于2012年3月份开业,截至目前,其已开业的村镇银行数量有39家,已累计获监管部门批复同意筹建的村镇银行数则达到了43家。据了解,鹿城农商行旗下的各村镇银行,以农村、农业、农民为主要服务对像,以小微企业及个体工商户为服务,贷款基本投向“三农”、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全国村镇银行农户和小微企业贷款合计占比91.18%,已连续五年保持在90%以上。

长沙银行控股的湘西村镇银行资产总额81.03亿元,净资产11.07亿元,实现营业收入4.37亿元,净利润1.54亿元,成为披露业绩的村镇银行中唯一一家盈利过亿的;

  村镇银行盈利不佳

但汝之砒霜,彼之蜜糖。值得注意的是,这两笔交易均由中国银行与新加坡富登金控合资的中银富登村镇银行集团完成收购。

“金融1号院”发现,鹿城农商行发起设立的39家村镇银行分布于贵州、浙江、江西、上海以及河南等地,而贵州省成为了其布局村镇银行的重点省份。该行旗下共有27家村镇银行遍布贵州八个市。

南京银行发起的昆山鹿城村镇银行资产总额61.12亿元,净资产5.94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7800万元,该行是全国首家挂牌新三板的村镇银行;

  据监管部门统计,截至2017年末,我国共有村镇银行1562家。按监管规定,我国村镇银行施行发起方式设立,且至少应有以及以上境内外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主发起人,再加上农商行和村镇银行同属于农信系统,因此不少村镇银行大股东都为农商行,而部门农商行对村镇银行情有独钟,参控股多家村镇银行。

无论从财报还是规模来看,中银富登都可以说是国内村镇银行的代表。中行财报显示,2018年末,中银富登在全国22个省 通过自设及并购的方式,共控股125家村镇银行,下设142家支行,是国内机构数量最多、业务范围最广的村镇银行集团。

徐承远认为,农商行设立村镇银行主要为了突破展业的地域限制,未脱离农商行“做小做散”的宗旨。设立村镇银行有助于农商行实现跨区域经营,但另一方面,设立村镇银行将导致农商行管理半径拉长,可能会对农商行经营管理形成压力。且主发起行和村镇银行经营区域存在差异,容易出现制度不适用或执行不到位等问题。

此外,南京银行发起的另一家村镇银行业绩也同样不俗,宜兴阳羡村镇银行资产总额40.26亿元,净资产3.54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4600万元。

  除了上述的上海农商行、重庆农商行,还有常熟银行(行情601128,诊股)持有30家村镇银行股权,广州农商行参股25家村镇银行,网点地址多遍布在该农商行所处省份之外。

在客户数量和业务规模上方面,2018年末,中银富登注册资本75.24亿元,资产总额603.32亿元,净资产100.40亿元,存款余额 389.39亿元,比上年末增长38.37%,贷款总额392.57亿元,比上年末增长43.16%,不良贷款率2.42%,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237.80%,全年实现净利润6.74亿元。

全国村镇银行数量持续增长

还有一些村镇银行已经有实力“买下北京学区房”,如长沙银行、中信银行及光大银行控股的数家村镇银行:

图片 4

除了中行大力布局村镇银行外,也有农商行打算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村镇银行兼并收购。前不久,常熟农商行获批首家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4月8日,常熟农商行发布公告称,该行4月4日收到银保监会《关于筹建兴福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同意筹建兴福村镇银行。

业绩水平参差不齐

具体来看,祁阳村镇银行资产总额为10.99亿元,净资产1.13亿元,实现营业收入3893.43万元,净利润1531.13万元;宜章村镇银行资产总额17.53亿元,净资产1.55亿元,实现营业收入7285.84万元,净利润2226.82万元。上述两家村镇银行均为长沙银行控股。

  村镇银行股权虽“抢手”,但从已披露数据来看,当前的盈利情况却并不理想。A股上市的南京银行(行情601009,诊股)、无锡银行(行情600908,诊股)和张家港行(行情002839,诊股)各自均披露了旗下两家村镇银行2017年的净利润,其中宜兴阳羡、昆山鹿城、江苏铜山锡州、山东寿光四家分别盈利4200万、7200万、34万和51万元,其它两家位于江苏泰州姜堰、江苏东海的村镇银行,分别亏损448万、1831万元。

根据常熟农商银行的公告,兴福村镇银行获准在海南省海口市筹建,将有利于公司依托海南省建设自由贸易区的独特优势,对所投资的村镇银行实施集约化管理,在注册地辖区内开展经营活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村镇银行兼并收购,从而有效拓展公司发展空间,增强公司村镇银行业务板块贡献度。根据此前公告,截至2018年末,该行村镇银行共设立分支机构76个。

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全国村镇银行开业数量已增至1616家,在银行业整体法人数量占比达35.22%。截至去年年末,村镇银行资产规模1.51万亿元,负债规模1.33万亿元,规模指标的增速高于银行业平均水平。

中信银行旗下临安中信村镇银行在2018年实现净利润3400万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临安中信村镇银行总资产16.51亿元,比上年末增长23.9%;客户存款余额12.41亿元,比上年末增长31.21%。

  重庆农商行最新披露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控股的12家村镇银行中,截至2016年末,有4家亏损,其中三家亏损金额超过1000万元;而到了2017年9月,虽然之前大幅亏损的村镇银行盈利状况明显好转,但亏损家数仍扩大到了5家,其中三家由净赚到净亏,而福建福安渝农商村镇银行甚至由2016年净赚200多万到巨额亏损近5270万元。

村镇数量快速增长之下,其盈利水平则参差不齐,部分村镇银行盈利能力较弱。

光大银行旗下的三家银行中有两家实现盈利,其中,韶山光大村镇银行总资产8.81亿元,净资产2.15亿元,实现净利润1103万元;江苏淮安光大村镇银行总资产9.26亿元,净资产1.29亿元,实现净利润1269万元。

图片 5

从上市银行披露的所控股村镇银行业绩看,去年净利润在千万元以上的村镇银行只有区区数家,而盈利过亿元的村镇银行只有由长沙银行控股的湘西村镇银行一家。其他多数村镇银行全年的净利润在数十万元至数百万元之间,且还有多家银行净利润在万元以下甚至出现亏损。有业内人士指出,近年来,频频出现的银行打包转让村镇银行股权的信息,除了银行自身业务结构调整以外,或也与旗下村镇银行经营状态不佳不无关系。

“万元户”爱不起

既然不赚钱,农商行纷纷加码村镇银行图啥? 

对于部分村镇银行盈利能力薄弱问题,徐承远对“金融1号院”指出,受限于品牌影响力弱、业务拓展难度大,村镇银行创收能力存在不足。再加上不良贷款率高企、拨备计提压力对盈利形成的侵蚀,这些都会让部分村镇银行一些业绩难以让人满意。他同时指出,村镇银行在经营中还面临一系列问题,首先,受渠道和规模限制,市场竞争力不足。由于村镇银行成立普遍成立时间较晚,存在网点布局少、规模小、业务类型单一等问题,在区域市场缺乏品牌知名度,竞争力薄弱。其次,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大。村镇银行客户以三农及小微企业为主,借款人经营效益下降会对贷款质量形成冲击,且有的村镇银行自身风险管理意识弱、不良贷款处置措施单一,信用风险管理压力较大。

从数据来看,2018年净利润在几十万至几百万间的村镇银行不在少数,甚至还有村镇银行盈利水平不足万元,赚钱能力不足北上广一线城市的平均月薪资,社科院发布的《2019年国人工资报告》显示,北京2018年月平均工资11641元,全国50多个主要城市的月平均工资为8730元。

  从2006年底开始首家试点至今村镇银行数量已达1500余家,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中国村镇银行发展报告(2017)》,截至2016年末,全国已组建的村镇银行资产总规模达到12376.9亿元,各项贷款余额7020.6亿元,成为支农金融的重要力量。而近期农商行纷纷加码村镇银行布局,记者综合多位业内人士的分析,主要原因如下:

“金融1号院”注意到,鹿城农商行在其年报中并未披露旗下村镇银行2018年的具体盈利情况。但该行2018年投资收益达到3.8亿元,同比增长28.19%。

今年登陆A股市场的青岛农商行控股的8家村镇银行中,7家净利润不足万元。

  其一,以大带小优化部门村镇银行的治理结构。实力更加强大的区域性农商行,通过绝对控股村镇银行,构建垂直管理的信贷审批体系、风险审查机制和差异化授权体系等方式,有助于改善村镇银行的治理结构和经营状况。

年报虽延期披露

业绩处于亏损状态的也非少数。杭州银行控股的登封齐鲁村镇银行去年亏损35.95万元;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控股的寿光张农商村镇银行2018年营业收入5676.89万元,亏损达5666.34万元;无锡银行控股两家村镇银行在2018年均为亏损,其中,江苏铜山锡州村镇银行净利润为 -3532.38 万元;泰州姜堰锡州村镇银行净利润为-501.15万元。

  2017年,上海农商行向旗下湖南宁乡、临澧、澧县、北京房山4家村行提供临时流动性便利9笔、累计金额3.80 亿元,年末已结清;向云南蒙自、个旧、山东泰安3家村行提供短期流动性便利1.10 亿元,年末余额0.60 亿元,泰安及个旧各3,000万元。除了资金输血,2017年,上海农商行2017年调整山东5家困难村镇银行不良贷款债权重组方案;并出资5,906.20 万元购买村镇银行不良贷款3.27亿元,截至2017年末,累计收回429.82万元。

鹿城农商行去年业绩答卷很亮眼

近几年,村镇银行经营压力很大,盈利能力不足导致不少村镇银行多年不分红,这造成了国开行等股东企业纷纷出售股权却又无人问津的窘境。

  其二,抱团共赢。农商行交叉持有村镇银行股权,可以解决农商行资本补充问题,也可以发挥各自的渠道、资源等优势,比如通过村镇银行实现农商行的跨区域发展,拓展盈利空间。重庆农商行仅在2017年第四季度就7次增资村镇银行,就被市场解读为规模扩张之际、补足资本金;而村镇银行定位为支农金融,渠道下沉乡镇、社区,也和农商银行相合。

拥有近40家村镇银行的鹿城农商行,尽管年报延期披露,但该行去年业绩答卷则表现不俗,净利润同比增长逾50%。

“狼来了”却“无能无力”

  其三,看好村镇银行发展,谋求投资管理型村行。村镇村镇银行之间的发展并不均衡,券商中国记者梳理发现,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从今年一月份以来至今,公示了位于浙江、江苏、福建和深圳地区的10家村镇银行的财务状况,资产规模、净利润均呈现向上态势。

此前,因无法于4月底前按规定披露2018年年报,鹿城农商行对外发布了相关的风险提示公告。而对于年报延期披露的原因,该行彼时给出的解释为:由于公司下属子公司众多,合并财务报表工作量巨大,且由于部分下属子公司尚未完成2018年度财报审计工作,因此公司无法在规定的4月30日前披露年报。显然,旗下拥有数量如此多的村镇银行,这也让鹿城农商行年报编制工作耗时较长。

中国村镇银行发展论坛组委会秘书长蒋勇表示,普惠金融发展至今存在三个普遍特征。一是,当前有些地区农村信贷需求旺盛,但金融机构因缺乏风险识别与管理能力,惜贷、慎贷现象严重。二是,有些地区的农民没有信贷需求或需求资金不多,但金融机构迫于信贷指标压力,多家金融机构给同一优质客户授信现象普遍存在。三是,有些无法承受高利息的行业,因缺乏有效抵押物,金融机构的贷款定价却高居不下,能承受高利息的客户,却凭个人信用能得到低价格资金。

  尤其是在2017年,经济形势向好等多因素带来了多家村镇银行净利润爆发式增长。比如福建尤溪成功村镇银行净利润同比增了2倍;2017年1月-9月,浙江洞头富民村镇银行净利润同比2016年增长了3倍有余。

尽管年报较规定截止时间延期了近一个月时间,但鹿城农商行去年的业绩还是可圈可点的。

“贷款放不下去,存款不考核,同业业务受限制是涉农金融机构的共性和通病。”蒋勇强调,正是如此,互联网金融平台近几年借助金融科技的力量,趁机大面积渗透到农村金融市场,占领农村地区的高端客户。服务县镇的中小金融机构既感觉到“狼来了”,也感觉到“活得很辛苦”,但是却无能为力。

图片 6

截至2018年年末,该行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2.51亿元,同比增长19.52%;净利润6.26亿元,同比增长高达54.43%。鹿城农商行去年资产质量也有提升,截至去年年末,该行五级不良贷款余额2.13亿元,比年初减少5820.13万元。五级不良贷款占比为0.94%,较年初下降0.43个百分点。

某业内人士认为,风控意识不解决,村镇银行永远不敢迈开步子。实际上,交易机构们可以建立一个在法律合规上的风控互认机制,风险认知标准近似,大家就敢做交易了。

  与此同时,监管上对村镇银行的发展也释放利好。2018年1月,银监会发布《关于开展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和“多县一行”制村镇银行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出支持各类合格银行机构发起设立村镇银行和优化完善挂钩政策等措施,引导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农村地区,精准扶贫、金融普惠。

图片 7

目前,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试点已经迈开了步伐。据悉,郑州珠江村镇银行也将升级为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此外,因为跨区域经营限制的问题,不少村镇银行陷入了没有国家支持就无法生存下去的困境。据知情人士了解,目前监管对于村镇银行跨区域经营保持较为开放的态度,暂时不会给予处理。

  该《通知》提出,具备一定条件的商业银行,可以新设或者选择1家已设立的村镇银行作为村镇银行的投资管理行,由其受让主发起人已持有的全部村镇银行股权,对所投资的村镇银行履行主发起人职责。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对于和村镇银行走得近、具备资本和管理实力的农商行而言,响应监管要求整合资源、发起设立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的吸引力不小。

欢迎关注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杜晓山表示,农村中小银行应选择差异化竞争之路。一是充分发挥信息比较优势;二是积极借助外部信息科技实力雄厚机构的力量降低信息科技成本投入,扩大服务辐射范围; 三是要着力研发个性化、属地化的产品和服务,逐步培养特色化经营能力。

  这一原因最不可忽视

《证券日报》金融机构中心新媒体矩阵

  整合网点、跨区域扩张是一个重要原因。

编辑:李 冰 值班主编:徐天晓

  按监管要求,农商行只能从事地区业务。但不难发现,农商行通过广泛持股村镇银行、借助其网点渠道实现了跨区域业务扩张。“并购加码村镇银行股权,现阶段更多还是类似于‘插红旗’的做法,开拓跨区域业务。”浙江某地方城商行资深从业人士告诉记者。当前,一般农商行90%以上的业务集中在本地区,而本地市场增量有限,伴随着业务发展,农商行必然要求走出去,占领和抢夺外地业务,尤其是部分经济发达省份地区,获取村镇银行的业务竞争更加激烈。

终审:马方业/张志伟

  上述人士分析,尤其是在当前不少农商行正谋求股改、且在IPO登陆资本市场的大形势下,尽管部分村镇银行的经营业绩不佳,但是村镇银行作为农商行扩区业务触点,旗下有多少村镇银行及其网点渠道,也被投资人所看重。事实上,经过前期的快速发展,农商行跨区域新设村镇银行的批建速度在近两年已有所放缓。因此,对于农商行而言,并购、绝对控股村镇银行股权多了起来。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刚刚完成上市辅导后,部分年赚几十万

上一篇:工建农等大行正常放贷【澳门新萄京最大平台】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