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任总经理成匆匆过客,于东升正式辞去申万菱
分类:股票

图片 1图为申万巴黎基金董事长姜国芳 (来源:资料图片)

  理财周报见习记者 李沪生/上海报道

图片 2于东升(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程亮亮

  文│机构投资 

  理财周报从业内高管口中获悉,近期北上深三地的基金公司总经理离职事件或许仍将发生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申兴 上海一家合资基金公司申万菱信基金管理公司,通过外部招聘即将迎来新任总经理。多位知情人士确认,申万菱信新总经理人选花落汇添富基金副总经理于东升,到任时间预计在9月-10月。

  基金管理公司的高管变更潮此起彼伏,昨日又有两家公司正式公告了高管离职的消息。除于东升因个人原因辞去申万菱信(微博)基金总经理之职外,博时基金(微博)也发布了副总经理离职的公告,将高管变更潮推向更远。

  Institution Investment  袁方晨

  8月14日,申万菱信(微博)基金一则公告发布,使得基金界高层人事震动再起。公告称,于东升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的职务,并经申万菱信董事会审核通过,已于今年8月3日正式离任。

  于东升,1971年出生,经济学博士,历任南方证券西安营业部总经理、计划财务管理总部副总经理,湘财证券华东管理总部总经理、市场总监,泰达荷银基金公司总经理助理、市场业务总监。2008年8月加盟汇添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公司副总经理、首席市场官。

  申万菱信昨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原总经理于东升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的职务,并经申万菱信董事会审核通过,已于今年8月3日正式离任。事实上,于东升这次离职距离其去年下半年担任申万菱信总经理还不到一年时间。公告显示,去年11月,申万菱信基金发布聘任汇添富基金原副总经理于东升为公司总经理。于东升是申万菱信面向全球招聘的一位总经理,其在去年9月加入申万菱信基金。

  去年11月,申万菱信(微博)正式公告,宣布于东升出任总经理,至今年8月公告宣布他离职,前后未满一年。

  去年9月,于东升从汇添富基金辞职赴任申万菱信任总经理,此后,沉寂的申万菱信初焕勃气。孰料一年不到的时间,于东升即选择离去。他的离去留下的是关于行业中一些老公司的老话题。

  申万菱信基金管理公司今年5月公告称,该公司原总经理毛剑鸣因个人原因申请离职,离任日期为2011年4月6日。总经理职务由姜国芳代为履行。

  公开资料显示,于东升具有17年证券从业经历,曾在南方证券、湘财证券、泰达荷银基金公司和汇添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微博)任职。

  按照于东升的说法,他是因为个人健康原因而离职。

  然而,基金圈的总经理动荡潮,似乎并未有停歇之势。

  据悉,姜国芳曾任申银万国执行副总经理,申银万国(香港)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申银万国(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2004年至今任申万菱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原申万巴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于东升离开后的代任者将是申万菱信的董事长姜国芳,其2004年2月份以来便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

  只是,之前的唐熹明和毛剑鸣两任总经理也同样“短命”。是巧合还是申万菱信真的容不下总经理这一职?

  于东升离职风波

  近期,上海多家合资基金公司高管出现变动,市场亦有传闻还有新的位置腾挪。由于多家新基金公司获批和任期届满因素,基金高管一职空缺较多。今年以来,国海富兰克林、国联安、光大保德信、万家基金、中海基金、银华、中欧、东方基金、金元比联、天弘基金、民生加银基金等多家公司均出现高管变动。

  远在深圳的博时基金昨日同样传出高层震荡的消息。博时基金公告称,公司原分管投研的副总经理杨锐于8月13日离任,而离开的原因同样是因为个人发展。实际上,近日还传出博时基金现任副总李雪松(微博)即将离职的消息。

  匆匆来客于东升

  在天天基金网上,申万菱信基金公司总经理一栏依旧写着于东升的名字。申万菱信还没来得及再次更改这一网络信息,如果要改,姜国芳的个人介绍中,或许要再添上(代总经理)。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近来,基金公司人事变动更趋频繁。8月10日,东方基金原督察长吕日因为个人原因离职,由原综合管理部总经理兼人力资源部经理、总经理助理李景岩接任;7月26日,成立仅一年多时间的财通基金(微博)副总兼投资总监黄瑞庆因为个人原因离职;7月10日,中海基金投资总监吕晓峰离职。统计显示,7月份以来,有66只基金发生基金经理变更,远高出上半年变动的月度平均水平。

  位于上海闹市区写字楼中的申万菱信基金公司一如往常,有条不紊地运作中。大办公室中属于销售部的区域只有寥寥数人,申万正在发新基金,他们都在外奔波。

  对证券老将姜国芳来说,这可能既意外又正常。申万菱信绝大多数内部员工此前并不清楚。该公司一中层表示,“于总离职太突然了。”

> 相关专题:

  • 基金总经理变动加剧

欢迎发表评论

  右侧的一个独立办公室,原本是属于已卸任的原申万菱信总经理于东升的。办公室并没有上锁,陈设很简单,桌面上仅有几份于东升的快递和一个卡通小饰物,再没有其他,人去楼空。

  而行业内部,显然接受起来更加五味杂陈。

分享到:

  以于东升敢拼敢做的性格,不满一年、尚未做出成绩便离职实在令人费解。

  一位老员工私下对理财周报记者说:“申万菱信一直是体制内的风格,这些年确实也失去了一些东西,于总个人风格很鲜明,来这边,公司确实也有了变化,但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又走了。”

;);););););)

  当初于东升从汇添富来到申万菱信,很多人都很不解,但是于东升肯定有自己的考虑。有业内人士对《机构投资》分析表示:“他在汇添富是副总,虽说申万比不上汇添富,但是来到申万,担任基金公司的总经理,在那个时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申万内部,持这种观点的,并不是少数。

  时间回到2011年11月,于东升正式赴任申万菱信总经理。彼时,他的职位变动引发的市场关注点,实际上不在申万菱信,而在于汇添富基金。“他在汇添富基金应该说做得不错,选择去申万菱信这样一家小公司,我们一些朋友都在想是不是有些不值。”一位接近于东升的业内人士称,“但是申万菱信那边据说是很有诚意,后来老于就过去了。”

  也有人说,申万菱信总经理一职,对于东升来说,只是一个职业跳板。

  9个月过去,在今年年中的排名中,申万菱信基金公司以129.57亿元的规模排在第41位,较2011年年中的43名提高两位。

  在公告发出之前,记者曾联系过于东升。于东升说:“对外肯定说是个人原因,但是具体的原因,肯定不只是这个。”之后,于东升又称离职是因为腰伤之故,这一点,在申万公司内部,也得到了证实。

  “他去申万菱信花了比较多功夫在公司管理上,管理制度、绩效考核,尤其是投研这一块。”上述人士说,“举个例,他去之前原来申万菱信没有每日晨会的,他去了之后才建立起来。”

  “于总确实有腰伤。大家坐的椅子都是办公室常见的靠背椅,但于总一直坐的是木头椅子。而且有时开会,他也是站着,因为腰伤不方便坐。”

  “他的离职应该说是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一方面可能他有自己的选择,另一方面我个人认为他身上有很浓的市场化风格,可能未必完全适合申万的体系。”

  然而,腰伤的事实并不能打消业内的疑虑,更多的说法是“于东升已经找好了下家”。“听说于总的下家已经找好了,待遇不错。”

  理财周报始终未能拨通于东升的电话,而姜国芳则拒绝与记者交流,代表中方的董事、申银万国(微博)证券副总裁杜平默认了申万菱信存在公司治理问题,但称于的离职“属个人原因”。

  于东升本是经上海金融工委认可后去的申万菱信,这一招回马枪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却有申万员工说:“我觉得相对于金融高管,于总更像个政客,我反而觉得于总去金融工委的可能性很大,那里也许更适合他。”

  申万菱信8年坎坷

  姜国芳再一次成为了“代理总经理”,不知接下来将会是谁来接过这一直做不长的申万菱信基金公司总经理一职,有人笑称,姜国芳不如干脆董事长兼任总经理。也许,姜国芳还在等一个能真正与他契合的总经理。

  2004年,由法国巴黎银行旗下巴黎资产公司和申银万国证券共同出资成立申万巴黎基金公司,前者占33%股权,后者占67%。

  大“家长”姜国芳

  随后八年中,这家公司变动不断。在2011年3月4日,法国巴黎银行将所持有的申万巴黎基金全部33%的股权转让给三菱UFJ信托银行株式会社,申万巴黎也因此改名申万菱信。除此以外,还换了一个外方股东,也就是现任董事长姜国芳,并有过三任总经理,依次是唐熹明、毛剑鸣和于东升。

  业内提到申万菱信董事长姜国芳时,“强势”二字如影随形。姜国芳的角色是专职董事长,并且是在有专职董事长传统的上海金融工委系下的基金公司任专职董事长,而且,他还做得很卖力。

  业绩起伏不定,规模行道迟迟,如此这般,自不赘述。回首申万菱信八年坎坷路,似乎总带着老迈的申银万国证券的缩影。

  “说到底,申万菱信就是个国企,老式风格,人际关系在申万是很重要的。”申万菱信前任高管对《机构投资》说。

  “它的股权结构就决定了公司治理先天有缺陷,”上海一家合资基金公司高管说,“从股权上说中方控盘,从实际的运营来说,又是外方说了算,这种结构在合资基金中很普遍,但是申万菱信最为极端。这种结构就像VIE一样,靠台面下的协议来办事,矛盾丛生。”

  而另一位与申万菱信高层关系密切的业内人士也说:“申万一直是董事长专权,总经理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挂名而已,但是业绩不好时,还是会记在总经理头上。申万菱信除了申银万国(微博)这一派,公司不允许有别的小团体存在。想要在申万菱信呆得久,除了专业,还要听话。姜国芳搞关系的能力很强,对公司的很多事务都有所控制。”

  “申万菱信为什么是这样子,是有先天因素的。董事长姜国芳很强势,并且保留了专职董事长的这种公司治理结构,行业内已经不多见了,这也跟老申万的强势文化有关系。这种架构难以避免产生董事长与总经理的不合。”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说。

  “与其说他强势,不如说他对工作很上心,很努力。”某位已离职的申万菱信的员工并不认可“强势”这一说法。

  这一矛盾体现于姜国芳与此前代表外方的两位总经理唐熹明和毛剑鸣之间。而本次于东升离职,亦有说法称其与姜国芳之间有不合。

  即便外界对姜国芳的行事风格诸多猜疑,甚至推测三任总经理——唐熹明、毛剑鸣和于东升的离开或多或少都有被“强势”之风逼走之嫌疑,但是申万菱信内部对姜国芳的评价却远比于东升要高。

  知情人士称,申万菱信的人事体系,大部分来源于申万,而姜又是申万元老级人物,因此姜一人的控制力很强,整个体系要接纳外来的总经理并不容易。

  “姜董就好像一个大家长,申万菱信所有员工都是他的孩子。我记得当时才进申万,第一次跑渠道和对方喝酒,就是姜董带着我去的,如和蔼可亲的长辈。”

  杜平亦坦承,由于股东关系不顺,中方股东对申万菱信的经营工作参与不多,人事、运营等各种事务基本上由姜一力承办。

  申万的员工提起姜国芳,评价中并没有如预想中的专制或者严厉等词汇,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申万菱信,姜国芳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也是初来乍到的总经理所无法撼动的。

  然而,鲜有人知道的是,接近上海金融工委的人士透露,实际上正是姜亲自把于请到申万菱信的,“姜是认可于的,于也敬重他。”

  《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治理准则》中第四十一条明确规定:基金公司董事长应当加强与股东及其他董事的沟通,注重公司的发展目标、长远规划,不得越权干预经营管理活动。

  实际上,一位前申万菱信的员工称,姜国芳其实很想把公司做大,但是股东关系一直没有理顺,而且公司内部沉淀了太厚的老旧关系,内部关系有时也理不顺,因此姜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位人士还认为,2011年市场化招聘总经理,姜很想做大规模,并且也有按照自己的思路为公司换换血的意图。奈何一场空。

  但姜国芳担任董事长一职,“操心”的事却很多,据称,该公司投研人士的招聘、薪金水平等都需经董事长同意。

  前述接近于东升的人士称,“他低估了申万菱信内部的那种固态。”他还做了一个类比,富国基金亦属申万参股,同为金融工委体系公司,董事长同为申万老将,但富国基金的文化、活力和开放性比申万菱信好得多。“这主要是公司治理结构的根源。”

  在申银万国根基很深的姜国芳,能够轻松地“搞定”这个大股东,拥有极大的话语权,在申万巴黎时代被外方派来的唐熹明和毛剑鸣不出所料地呆不长,而如今,曾经得到姜国芳首肯来到申万菱信的于东升,其申万总经理之途竟然更短。

  遗憾的是,离职一事爆出之后,理财周报记者始终无法拨通于东升电话。他发给记者的短信中仅写道:“感谢申万菱信和姜董,祝公司前途光大!我只想静养一段时间。”

  员工“水土不服”

  基金人事地震持续:

  “依照姜总的性格,即使是市场化招聘,最后的人选也肯定是得到姜总的认可的,所以如果说姜总和于总之间有多大矛盾,是不太现实的。”某申万菱信员工说。

  传还有老总将离职

  去年,申万菱信董事会全球公开甄选总经理,最终原汇添富基金公司副总经理于东升获得该职位,这是申万菱信第一次通过市场化招聘的方式选总经理。姜国芳似乎也意识到申万菱信的一成不变和急需变革的事实。

  2012年基金行业一直都不太平。

  “于东升的到任是经过董事会认可的,也在董事会上做了一些简单的关于他的介绍。申万主要看中他海外的工作经验和这么多年担任基金经理的实践经验。于东升和姜国芳关系不错,大家都是为了把工作做好。”申万菱信一位独立董事说。

  今年至今已有多家基金公司发生人事动荡,其中不乏华夏、嘉实和博时这样行业前十的大公司,也有去年刚成立的次新基金公司。

  被高层认可的于东升,确实给申万菱信带来了不少新的变化,但这些变革,却有些不对申万员工的“胃口”。

  今年涉及总经理变动的基金公司有华夏、中银、申万菱信、浦银安盛、长安、万家、方正富邦、东方和国金通用。

  于东升很拼命,也很严谨,却也有员工说他刻板。到任后,于东升改变了不少公司管理制度和考核上的标准,比如9点必须到公司,市场部要开晨会,绩效考核只看结果不论过程。

  “现在股东对于总经理的考核越来越严格了,问题是市场又这么不景气,这估计是今年总经理变动频繁的原因吧。”上海某基金公司人士表示。

  “之前我们早上是规定9点至9点半之间到公司,下午5点至5点半下班,时间有弹性。于总来了之后,硬性规定必须9点到公司。”另一位申万菱信员工说。

  基金行业经历了早些年的巅峰期,已经开始走下坡路,这个行业离曾经的受人尊敬也越来越远。

  而市场部也因为于总的到任增加了晨会,之前,晨会只在投研部门召开。有意思的是,如果于东升到公司的时间早,他会拿着一个似乎用了很久的小本子,坐在后排认真听。

  然而“地震”远未结束,截至记者发稿前,又有3位高管变更公告:长盛基金(微博)副总经理朱剑彪离任;农银汇理基金董事长杨琨离任,刁钦义继任;方正富邦基金(微博)增聘杨广明为副总经理。

  不过据申万菱信市场部的人说,于东升与他们的交流很少,虽然于东升去年下旬已经到任,但他仅在今年4月的市场部活动中出现过,那一次,是于东升第一次参加市场部的活动。

  而理财周报还从业内高管口中获悉,近期或许仍将发生北上深三地的基金公司总经理离职事件。

  最让申万员工难以适应的是“保险公司那一套”的绩效考核制度。“于总不看过程,只看结果!不管我们跑了多少家,费了多少力,他只看最后谈成的,并且用大公司的标准要求我们。但是各个公司的情况不一样,渠道发大公司旗下基金的热情肯定很大,都不用多谈就能成功。同样的结果,我们付出的也许是别家大公司销售人员的很多倍,但是于总只看结果。”申万的员工对《机构投资》抱怨。

欢迎发表评论

  在于东升到任之初,他曾在媒体的采访中说,在公司治理中,要激发员工的积极性,需要很明确的考核评价和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明确”这点他确实做到了,然而似乎并没有达到很好的效果。

分享到:

  在2011年11月30日,任命于东升正式担任申万菱信总经理的公告发出后,申万共成立两只基金:2011年12月9日成立的债券型基金申万菱信可转债债券和2012年5月8日成立的封闭式股票型基金申万菱信中小板指数分级,首发规模分别为6.49亿份和7.84亿份,均不足10亿。

;);););););)

  公司旗下基金的业绩也并没多大起色。根据上海财汇数据,债券型基金申万菱信添益宝债券A上半年以6.17%的业绩增幅成为了公司债券型基金中表现最好的基金,然而,在所有债券型基金中,业绩表现最好的海富通稳进增利债券B却有37.26%的增长,申万菱信添益宝债券A仅位列第116位。

  在股票型基金的业绩排名中,申万菱信的表现还算不错。当景顺长城核心竞争力股票在上半年以22.64%的增长率获得冠军宝座时,申万菱信深证成指分级进取也以16.92%的增长排名第7。

  申万表现最好的混合型基金申万菱信盛利强化配置混合在上半年的增长率仅为2.55%,排名第133位,大幅落后混合型基金的业绩冠军富国天瑞强势混合,它在上半年获得了17.5%的业绩增长。

欢迎发表评论

分享到:

;);););););)

> 相关报道:

  • 申万菱信魏立被迫回炉做研究员
  • 基金公司地震持续:于东升去职申万菱信总经理
  • 申万菱信总经理于东升递交辞呈 任职不足1年
  • 汇添富副总于东升挂靴 10月上任申万菱信总经理
  • 国富申万菱信总经理离职 扩容致中小基金变动加剧
  • 申万菱信基金总经理毛剑鸣离职
  • 申万菱信总经理毛剑鸣离职 姜国芳代为履行职务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股票,转载请注明出处:三任总经理成匆匆过客,于东升正式辞去申万菱

上一篇:旺季行业分化趋弱,四月行业淡季旺销【新萄京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