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新基金公司陆续上报首只产品,首只公募产
分类:股票

相比前几年设立基金管理公司意在子公司牌照、公募业务迟迟未见开张的局面,近一年成立的新基金公司布局公募业务的节奏明显加快。

作为凯石基金“私转公”后发行的首只公募产品,凯石淳行业精选混合基金曾被寄于厚望。可6月11日这只基金发布的一则公告,却折射出凯石基金近期面临的难题。公告显示,凯石淳行业精选混合基金已连续4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或将进入清算程序。

6月12日,出走六年之久的公募大佬范勇宏回归公募,新的角色是鹏扬基金董事长,这位曾带领华夏基金成为公募巨头的大佬再度回归也轰动了整个公募圈。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伴随着公募基金股权激励的成熟,以及自然人持股设立基金公司的放开,越来越多曾经离开公募基金市场的公募大佬选择回归,如杨爱斌、陈继武、莫泰山等,均先后杀回公募圈重起炉灶,加入创业的浪潮。这些回归后的公募大佬所管公司发展一段时间后,规模和投研业绩的成绩单如何也值得关注。

  来源:时代周报

证券时报记者 陆慧婧

凯石基金是继鹏扬基金后,国内第二家“私转公”的基金公司,也是第一家全部由自然人持股的“私募系”公募。与凯石基金同样是“私转公”的基金公司,还有鹏扬基金、博道基金、弘毅远方、朱雀基金。目前仅有最早成立的鹏扬基金公募规模达到300亿之上,其次是博道基金规模在24.73亿元,凯石和弘毅远方规模均在8亿左右,朱雀目前第一只公募基金产品正在发行当中。

鹏扬基金杨爱斌

  [摘要] 据财汇金融大数据终端数据,7月以来,计划募集天数超过两个月的产品多达10只,其中6只为92天,其中不乏头部企业发行的新产品。

新基金公司抢滩公募市场步伐正在加速,“私转公”的博道基金和凯石基金陆续上报公募基金产品,PE系公募弘毅远方基金成立不到3个月也递交了新基金募集申请,获得基金管理资格的中泰资管也于近期上报首只公募基金,此外,恒越基金、国融基金目前也有多只基金待批。

新萄京娱乐网址 1

债基优异偏股跛脚

  7月16日,博道基金发布“博道启航混合”的招募说明书和基金合同。鉴于莫泰山在公募基金的良好声誉,博道启航混合的发行亦颇受业界关注。

首只产品纷纷亮相

大机构撤退,凯石首只公募基金面临清盘

新萄京娱乐网址 ,作为公募行业的老资历,范勇宏之所以加入鹏扬基金,在市场分析人士看来,主要是因为他与鹏扬基金总经理杨爱斌颇有渊源。杨爱斌的简历与范勇宏多有重合,范勇宏担任华夏基金总经理期间,杨爱斌曾担任华夏基金总经理助理、固定收益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委员、固定收益投资总监,任职期间,曾全面主持固定收益投资管理工作。实际上,杨爱斌也曾经是公募基金市场赫赫有名的投资大佬。

  掌舵博道基金的莫泰山,原是公募行业的风云人物,后来“公转私”。2017年6月1日,博道基金获批,莫泰山成为首位“奔私”后重返公募的原公募基金总经理。如今,时隔一年之后,博道基金终于发行了“私转公”之后的首只公募基金产品。

相比前几年设立基金管理公司意在子公司牌照、公募业务迟迟未见开张的局面,近一年成立的新基金公司布局公募业务的节奏明显加快。

6月11日,凯石基金发布公告称,凯石淳行业精选混合基金已连续4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按照基金合同约定若连续60个工作日出现基金份额持有人不满200人或者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则需进入清算程序并终止基金合同。

杨爱斌从2005年加盟华夏基金,2011年奔私创业成立鹏扬投资,再到2016年忍痛中止400亿元规模的私募业务毅然决然地选择回归公募设立鹏扬基金,担任总经理一职。

  招募说明书显示,博道启航混合是一只偏股混合型基金。有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新基金公司往往对首只产品的发行相当重视,对于发行时点的选择亦代表着公司对于市场的看法。

证监会网站信息显示,凯石基金4月17日上报了凯石涵行业精选灵活配置混合基金,这也是凯石基金上报的第5只基金,从2017年9月起,凯石基金陆续上报了包括源灵活配置混合在内的4只基金;去年拿到公募牌照的博道基金于近日上报了启航灵活配置混合、远航灵活配置混合两只基金;今年1月末成立的弘毅远方基金4月16日上报了弘毅远方国企转型升级混合基金。

新萄京娱乐网址 2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鹏扬基金成立伊始,就将主要发展路线定在了公募债券基金上。杨爱斌表示,低息时代虽然来临,但债券投资仍是一片待开发的“蓝海”,未来要把公募债基做大做优。公开资料显示,鹏扬基金成立于2016年7月,时至今日诞生已近两年的时间,那么鹏扬基金公募业务发展如何呢?

  看好权益类市场

去年6月拿到公募牌照的国融基金目前待批基金最多,截至4月4日,国融基金目前待批基金多达7只。去年9月成立的恒越基金目前待批基金也有4只。去年以来成立的基金公司中,东方阿尔法基金步伐最快,旗下已成立东方阿尔法精选基金,相比之下,青松基金目前仍未上报产品。去年12月拿到公募管理资格的中泰资管日前上报中泰星元价值优选混合基金。

凯石淳行业精选混合基金成立于2018年7月19日,基金经理刘晋晋,从成立到被大额赎回面临清盘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这只基金是凯石基金“私转公”后发行的首只公募产品,曾被寄于厚望。

从公募基金产品线上看,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鹏扬基金近两年来确实在债券型基金上发力较多。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目前鹏扬基金旗下共有9只产品,偏债基金占比较大,共计达5只,其中混合型债券基金1只、债券型基金1只、中长期纯债基金3只。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鹏扬基金偏债基金规模达到32.15亿元,占总规模81.17亿元比例近40%。

  7月以来,基金发行市场门庭冷落,很多公司选择将新基金发行周期延长。据财汇金融大数据终端数据,7月以来,计划募集天数超过两个月的产品多达10只,其中6只为92天,其中不乏头部企业发行的新产品。

“我们要保证每个月在证监会都有产品待批。”一位次新基金公司总经理言语中透露出新基金公司渴求发展的强烈愿望。

成立之初,凯石淳行业精选的规模是3.41亿元,在2018年三季度规模降至2.26亿元。至2018年底,又缩水至1.75亿元。其中机构持有人持有52.26%,个人投资者持有47.73%。

规模发展上,鹏扬基金也在缓步攀升,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鹏扬基金非货基业务规模46亿元,在123家公募基金公司中排名第81位,较去年底规模排名上升两位。

  “目前是新基金建仓的好时机。”博道基金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看好权益类市场的长期投资机会,尤其是当前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估值都处于中低分位数。

布局公募思路各异

大额赎回发生在2019年一季度。凯石淳行业精选基金的一季报显示,有一名单一机构持有者持有该基金1亿多份,其持仓区间为今年1月1日至3月13日。也就是说,这名机构投资者在3月13日进行了大额赎回。

投资业绩方面,鹏扬基金旗下固定收益类基金全部实现正收益,截至今年6月11日,可统计完整业绩的产品中,鹏扬汇利债券、鹏扬利泽债券今年以来收益率均高于同期同类型平均收益率。

  “与年初相比,市场已经跌出20%的空间,个别个股甚至腰斩,新基金的业绩更容易出彩。”好买基金研究中心总监曾令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新基金公司第一张“公募牌”虽然打法各异,但都是从各自最具竞争力的领域入手。

新萄京娱乐网址 3

不过,鹏扬基金偏股混合型基金的业绩也不算好看,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11日,鹏扬基金旗下偏股混合型基金鹏扬景泰成长混合A、C份额年内收益率分别亏损5.13%、5.33%,跑输同类产品同期业绩超3个百分点。从成立以来业绩看,旗下2只偏股混合型基金也均出现亏损。

  从历史数据来看,在上证指数2800点左右,投资机会也相对较多。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6日上证综指收盘2747点,和历史上四次大底的市场整体估值相比,当前市场市盈率已接近过去15年的4次重要底部水平,当前市场估值已经处于底部区域。因此,从长期配置的角度来看,这时候进场,长期获得较好回报的机会更高。此外,当下市场上不乏估值足够便宜、基本面向好的行业和投资标的,A股市场短期的情绪波动提供了更好布局优质企业的机会。

“我们公司的特点是产业研究。”一位次新基金公司总经理解释上报的基金中主要是行业轮动或者行业精选基金的原因。“之前积累的客户多偏好回撤较低的产品,公司也会先从稳健、低回撤的产品入手,在公募产品中引入一些对冲策略,一些特定的行业基金未来也会布局,但目前会集中精力先做好这类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蓝鲸财经翻阅基金净值波动情况发现,在3月13日和14日,凯石淳行业精选基金净值出现了较大跌幅,3月13日基金跌幅为5.26%,3月14日的跌幅是5.34%。而这两天,上证指数的跌幅是1.09%和1.2%。

凯石陈继武博道莫泰山

  “虽然做投资很难判断绝对底部区域,但在低位发行的产品,获得收益的可能性反而越高。”上述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目前上报的几只基金还引入了量化策略,区别只是托管行不同,其中一只基金选择券商渠道托管。”一位新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透露新基金产品布局思路,“量化策略基金是我们公司的拳头产品,此前发行的量化策略非公募产品已连续两年获得行业权威奖项,切入公募业务自然会从这一领域着手布局。”

新萄京娱乐网址 4

公募未发专户先行

  Wind数据显示,自2007年上证综指首次站上3000点以来,3000点以下发行成立的权益基金持有1年的平均收益率为17.24%,持有2年平均收益率为30.30%,持有三年的平均收益率为50.96%。

此外,大股东为知名PE弘毅投资的弘毅远方基金上报国企转型升级混合基金,折射出其一级市场研究功底;恒越基金上报的多只基金也均为权益类产品。

私转公背后难题浮出水面

继鹏扬基金获批成立后,又有两家“私转公”基金公司诞生,2017年5月和6月,凯石基金和博道基金相继成立。公开资料显示,凯石基金董事长陈继武,历任南方基金基金经理,富国基金投资总监、副总经理,有着长达十年之久的公募任职经历。公开信息显示,在他2003年开始担任富国基金投资总监后,富国旗下产品的业绩取得了大幅提升。2009年1月,陈继武进军私募,成立上海凯石益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在产品设计的角度,博道基金的首只产品亦颇具特色。在构建股票组合方面将参照多因子选股思路。根据基金合同约定,该基金投资于股票资产占基金资产的比例为50%–95%。

“私转公”生存压力

凯石基金于2017年3月8日拿到了证监会的批复,5月10日正式成立,成为继鹏扬基金后的第二家“私转公”公募基金公司,同时也成为首家全部由自然人持股的“私募系”公募。凯石基金的总经理陈继武原来是富国基金副总经理,2009年陈继武离开公募进军私募,成立上海凯石益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15年,凯石基金又申请公募牌照并于18个月后获批。

2015年9月凯石开始申请公募基金牌照,到2017年3月正式获批,凯石基金共花了18个月的时间。凯石基金也成为继鹏扬基金后的第二家“私转公”公募基金公司,同时也成为首家全部由自然人持股的“私募系”公募。

  据了解,博道启航混合将以多因子选股方法为核心,基于投资原则的同时打开研究宽度,加强投资纪律约束,追求可持续的超额市场收益。

相对较小

曾在公募行业深耕多年,“公转私”后又回到公募,凯石基金的回归被诸多业内人士看好。可是从公募业务的发展上看,却似乎并没有理想中那样完美。包括凯石淳行业精选基金在内,凯石2017年成立后共发行过6只基金,全部是混合基金,但是每只基金的规模都较小。目前凯石6只公募基金产品的合计规模仅有8.76亿元。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也注意到,由于成立时间仅有一年,目前凯石基金旗下多只产品仍在上报阶段,尚未有公募基金产品面世。证监会网站信息显示,凯石基金共上报了“凯石涵行业精选灵活配置混合”、“凯石源灵活配置混合”、“凯石汇行业轮动混合”等6只基金产品。

  “权益资产的核心收益,来自于上市公司组合的估值、成长、盈利、质量等价值特征驱动。一个因子代表组合某一部分创造价值的特征,用多因子选股方法多视角提炼权益价值特征,用宽度的方式参与权益投资价值,回归投资本源用宽度的方式参与权益投资价值。”博道基金相关负责人表示。

公募产品仍待批文,但部分次新基金公司专户业务已经有序开展。

事实上,与凯石基金同样是“私转公”的基金公司中,除了鹏扬基金,其他几家基金公司作为“公募新兵”也并没有走出曾经在私募行业的辉煌成果。

公募产品仍待批文,但公司专户业务已经有序开展。基金业协会备案数据显示,目前凯石基金已经备案了“凯石稳健增长2号资产管理计划”、“凯石盈泰新经济1号资产管理计划”、“凯石信芸资产管理计划”等6只专户产品,合计募集规模3.9亿元。

  此外,此次发行是一次券商结算方式的尝试。根据公告,此次博道启航的托管人不是银行而是国泰君安证券。

基金业协会备案数据显示,目前凯石基金已经备案了凯石平安稳健增值2号资产管理计划、凯石丰益1号资产管理计划等6只专户产品,合计募集规模3.9亿。国融基金目前备案的产品也多达6只,其中包括国融合兴4号资产管理计划等,合计募集规模6.73亿。东方阿尔法基金专户产品仅东方阿尔法精选1期特定多个客户资产管理计划募集规模已达6亿以上。博道基金在2月23日一天内备案了博道全天候对冲一号A资产管理计划等6只产品,合计规模超过10亿。

鹏扬基金是全国首家“私转公”基金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6日。鹏扬基金转型公募后定位为“固定收益 ”的专业化基金公司。近两年股票市场波动较大,鹏扬基金的固收定位让其在公募基金行业中杀出了一条血路,2016年7月份成立至今,公募资产规模已经有337亿元。

继陈继武后,另一位曾在基金行业的风云人物莫泰山,也在多年后通过发起设立公募基金公司的形式回到公募行业。公开资料显示,莫泰山曾任交银施罗德基金总经理。任职期间,莫泰山带领交银施罗德位列2009年基金管理公司规模榜单第9名,奠定了业界名声。2013年5月,莫泰山创立上海博道投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1日,博道投资的私募基金管理总规模已达到150亿元。然而,莫泰山最终选择了重返公募,2017年6月1日,博道基金获批,莫泰山任博道基金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

  2017年底,业内开始试点券商结算模式。在经历了较长时间的筹备之后,国融基金、凯石基金等已先后发行券商结算模式下的基金产品,而博道启航的发行为券商结算模式增添了新军。不过,从基金托管规模看,券商托管业务仍有明显差距。数据显示,目前国泰君安、中信建投、招商证券等12家已经开展托管业务的券商合计托管基金总份额1169.96亿元,在11.88万亿元的基金托管市场占比不足1%。

相比前几年成立的基金公司,一位“私转公”的新基金公司总经理坦言,有早前私募业务做基础,尽管在公募基金里是新兵,但生存压力并不大。

最新的数据显示,2017年5月成立的凯石基金目前旗下共6只产品,合计规模8.76亿元;2017年6月成立的博道基金,目前共6只产品,合计规模24.73亿元;2018年1月成立的弘毅远方基金目前管理了2只公募产品,合计规模8.19亿元。2018年10月成立的朱雀基金,第一只公募基金产品正在发行当中。

与凯石基金类似,去年刚刚拿到公募牌照的博道基金,在公募业务上还未成立新产品,仍处于上报阶段,截至目前共上报“博道启航灵活配置混合”、“博道远航灵活配置混合”2只公募产品。专户业务于是乎也成为公司展业布局重点,目前“博道全天候对冲一号A资产管理计划”、“博道精选8期A资产管理计划”、“博道精选7期资产管理计划”等9只资管计划已于协会备案。

  昔日公募大佬

另一位“私转公”的公募基金人士也表示,“我们并不算零基础起步,以前的私募业务也会陆续转入专户业务,可以给公司带来一定的存量规模。”未来也会关注养老目标基金等创新业务,因为老牌基金公司在传统业务上存在先发优势,新基金公司会寻找新业务作为突破口。

此外,和私募基金不同的是,公募基金在信息披露、风险控制、中后台建设上,要求更严格,所以很多刚刚进入公募基金行业的新人,前期需要大量的投入。

浙商基金肖风

  莫泰山在业界的良好口碑,让博道基金颇受期待。

“成立之初遇到的困难比想象中要大,这给我们的业务发展带来了一些挑战。最大的挑战是‘私转公’后我们在各个合作机构要重新准入。”鹏扬基金的杨爱斌就曾公开表示:“私募时代我们是行业排头兵,但在公募,我们是行业新人,公募规模从零开始,各种准入门槛评级对我们业务造成很大约束。其次,我们主要投资的债券市场在我们成立后处于低谷时期,不利于我们投资业绩发挥,也造成了压力,不过2018年债券市场反转,我们的债券投资能力得到充分展示。”

过度依赖委外业务

  博道基金是全国第三家“私转公”的基金公司,其前身为上海博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3年5月,莫泰山创办上海博道投资并担任董事长。博道投资的发展颇为顺遂,仅仅用了三年时间就迈过百亿大关,形成了以股票、债券、量化三大类为核心的完备的产品线,并成为第一梯队的私募基金公司。

在公募市场上同样占举足轻重地位的大佬还有肖风,2015年3月博时基金创始人肖风以浙商基金董事长的身份回归,可以说肖风是最早回归公募基金行业的大佬级人物。

  实际上,莫泰山在“公转私”之前,已经在公募基金建立了良好的声誉。甚至有离开行业多年的前基金公司中层,在得知莫泰山回归公募的消息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达了对莫泰山以及博道基金的看好。

公开资料显示,肖风是博时基金创始人,在他带领下博时基金的管理规模一度超过2000亿元,作为基金老十家的创业元老,肖风在博时基金坚守了13年。2011年从博时基金卸任后,肖风再度回到公众视野已是万向控股旗下通联数据的董事长。阔别公募基金四年后,肖风再度回到公募。不过,与曾经掌握博时基金千亿资产不同的是,肖风彼时面对的是一家成立近五年、规模仅有数亿的浙商基金。

  对于新基金公司而言,在目前的时点发行新基金颇具挑战。A股市场的低迷,让权益类基金的吸引力下降,虽然“好发不好做,好做不好发”是行业共识,但在人气低迷的时候发行新基金的困难可想而知。

从肖风2015年3月回到公募至今已有三年时间,浙商基金的规模增长突飞猛进。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成为浙商基金发展拐点,短短3个月时间里,浙商基金规模由2016年末114.64亿元的规模飙涨至609.66亿元,涨幅超4倍,规模排名也由76位上升至38位。其中,浙商日添金货币B份额带来的增量资金功不可没。

  不过,从另外一家“私转公”基金公司的募集情况来看,可以看出昔日公募大佬在渠道的影响力仍在。其中凯石基金7月9日发行的首只公募产品,8天便结束募集,首募规模为3.4亿元。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去年一季度浙商日添金货币B份额基金份额增长451.53亿份,占整体份额增量超九成,2017年年报显示,该基金机构投资者占比100%,疑似委外定制基金。此外,清一色机构投资者的浙商“惠裕”、“惠享”、“惠丰”、“惠南” 纯债基金也分别获得10.28亿份、5.76亿份、4.99亿份、4.96亿份的基金份额增量。由此不难看出,浙商基金增量资金多是依赖委外产品,由机构投资者注入。

  2010年离开公募基金后,莫泰山在私募行业沉淀了7年。在回归之前,莫泰山在私募行业亦颇有建树。博道投研团队自成立以来,量化、债券和股票三大策略均曾获“金牛奖”。

不过,过于依赖委外业务的浙商基金,自“3·17”委外新规实施后,浙商基金规模出现滑坡迹象,数据显示,浙商基金去年二季度规模小幅缩水4.77%至580.56亿元。去年四季度,这一状况依然没有好转,截至去年底,浙商基金业务规模缩水至366.54亿元。转过年关,今年一季度,浙商基金规模再度缩水至317.2亿元。

  与多数私募聚焦某一策略不同,博道投资建立了一个投研大研究平台。博道基金在博道投资原有的股票、债券、量化等三大策略团队的基础上,成立大研究部,对行业进行全面覆盖。三个首席分析师领衔股票、量化、债券的研究。

“委外新规加大了公募基金承接委外资金的难度,导致新增委外不足;另一方面,去年底债券市场持续走熊,部分主投债市的委外资金选择赎回。所以,在监管和债市基本面的联合施压下,委外投资规模显著下降,依赖委外的基金公司业务缩水在所难免。依赖机构委外的中小基金公司,具有“产品线匮乏、权益类投研能力欠缺、投资者结构单一、基金规模不稳定”的特点,一旦遭遇市场“黑天鹅事件”,流动性风险不容小觑。盈码基金研究员杨晓晴表示。

  与绝大多数新基金公司从零开始不同,“私转公”的基金公司往往颇具家底。在回归公募之前,博道已经是百亿级别的私募机构。在“私转公”的过程中,需要将私募产品平稳转移到基金公司专户产品上去,投资顾问或管理人由博道投资换为博道基金。产品由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变更为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或者提前终止。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晗/文 李烝/制表

  到位的激励机制,让业界颇为看好博道基金的长远发展。博道基金方面透露,博道基金未来致力于打造员工持股的公司。

  从股权结构看,10大股东中有5位自然人。除了自然人持股,博道基金还有上海博道如知投资合伙企业等4个有限合伙均占比4.5%,主要用作股权激励的员工持股平台。

责任编辑:陶然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股票,转载请注明出处:多家新基金公司陆续上报首只产品,首只公募产

上一篇:广发基金刘格菘,技术红利来临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