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艺术品拍卖背后,东北证券控股东方基金背
分类:股票

  东方基金成立于2004年6月11日,总部设在北京,注册资本1亿元,公司的股东为东北证券、渤海国际信托、中辉国华和河北省国有资产控股运营有限公司。

  《砥柱铭》猫腻种种

争议天价拍卖

其实,中艺达晨仅仅是众多艺术品基金中的一个模板。

  为了核实吉林信托是否在文件中标明关系,本报记者查阅了吉林信托官网中从2008年至今的全部公告,发现2010年11月直至2009年年底,这10个月的公告都是缺失的,所以无法查找“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就无从得知信托文件中是否标明关系。

  本刊在“2011年艺术品基金排行榜”中,已经关注到雅盈堂的圈钱之势。王耀辉控制的雅盈堂共计管理4个信托,荣膺第二的宝座,融资总额达8.7亿元。

事实上,三个月之前,在国内一场春季拍卖会上,中国艺术品拍卖成交价的世界纪录首次在国内诞生。创造纪录的正是黄庭坚的这幅经过70轮竞价、以4.368亿元天价成交的作品。而这条质押条款也让竞得者雅盈堂公司浮出水面,其拍得天价作品时距离注册成立不到两个月。

2011年,艺术品基金更是狂飙突进。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1年末,国内近30家艺术品基金公司已发行成立了超过70支艺术品基金,规模总计高达64亿元。

  2011年10月,东方基金公告称,该公司原股东上海城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公司18%股权转让给渤海国际信托,以1.278亿元的价格成交。

;);););););)

"2011年以来雅盈堂拖欠北京几家大拍卖行的货款已高达数亿元。南方周末记者查阅财务数据显示,雅盈堂在2011年6月至12月期间有5.8亿元的去向成谜。“他的资金有其他用途,也极可能通过虚拍藏品,以达到融资的目的。”"

艺术品基金创造的“天价神话”,也令参与其中的普通投资者获得不菲收益。相关数据显示,2011年的艺术品信托平均预期收益率为9.86%,较2010年的平均预期收益率9.75%上升了0.11个百分点。而今年一季度,艺术品信托的平均收益率为10.06%,较去年同期上升了0.54个百分点。

  ■本报记者 范媛

  该人士说:“这次雅盈堂事件暴露出了国内艺术品信托操作中的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不规范方面,但这也是一个契机?随着脓水的挤出,真正做投资的艺术品基金才能在市场上顺利成长。”

外界普遍质疑的是,“突然冒出来的”雅盈堂公司并非真的财大气粗,而是擅长“空手套白狼”的财技——王耀辉利用的是拍下大宗藏品后长达数个月的付款期。

艺术品基金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种是信托型,即通过信托公司发行,由艺术品基金公司作为投资顾问进行管理。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艺术品信托发行了45款产品,规模高达55亿元,而2010年其发行规模仅为7.5亿元;另一种是有限合伙型,它与PE类似,投资者作为有限合伙人(LP),投入资金,艺术品基金公司作为一般合伙人(GP)负责管理。比如中艺达晨旗下的雅汇基金,就是有限合伙型艺术品基金。

  大案牵出背后关联

  圈钱?目的堪忧

"王耀辉利用拍卖市场不透明的交易制度,抬高艺术品价格,再以此作为抵押物发行信托产品基金,进行大量融资。"一家掌管着近10亿信托基金的公司,却没有公司网站,甚至无法寻找到其办公地点。这家公司就是北京雅盈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公司法定代表人高潮,公司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而根据国内最大的信托发行第三方平台恒天财富提供的一份材料,雅盈堂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地产项目蓝色港湾的老板王耀辉——农行杨琨案的涉案主角之一。

艺术品基金狂飙突进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信托公司经理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如果王耀辉是雅盈堂的实际控制人,那么雅盈堂实际是与吉林信托有关联关系的,这种项目不是不可以做,但必须在信托文件中清楚地标明是关联关系,而且要通过银监会批准。”

  2010年至2011年雅盈堂的融资势头处于盛期。2010年9月,王耀辉联合吉林信托以《砥柱铭》作品为抵押,成立“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资金4.5亿元,期限为两年,并将于今年9月到期,如果该作品的拍卖真为一个局,那么8000万元能够换来4.5亿元的募集资金,这一资本挪腾术给雅盈堂带来巨大的收益。

而其负债数据基本由其他应付款构成,高达16.5亿元。雅盈堂先后通过信托募资9.4亿元,剩下7亿元资金缺口。

潜在违规风险隐现

  而吉林信托是否隐瞒了关联关系,那副至今不知真伪的天价《砥柱铭》流落何方,信托计划是否已经真的清盘化解了风险……众多的未解之谜也只有等待深入的调查才能揭开谜底。

欢迎发表评论

一位熟悉王耀辉及雅盈堂的拍卖界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王耀辉“并不懂艺术品收藏”,他常年雇一个人到拍卖行扫货。至于此操盘手是否懂艺术品收藏,上述人士称“谁在拍卖行呆久了,都能算懂的了”。

“天价神话”制造者

  11月19日,东北证券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同意公司以人民币1亿元受让中辉国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辉国华”)所持东方基金18%股权。据其公告描述,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及公司董事、监事、高管与中辉国华不存在关联关系。但在东北证券与中辉国华之间看似毫无关联的背后,实际却隐匿着盘根错节的“泥泞”关系。

南方周末记者通过查阅相关三份财务数据后发现,雅盈堂的财务数据与上述事实基本吻合。自2010年12月至2011年3月间,公司总资产锐减近四成,约5.8亿元。其后总资产又大幅上升,仅2011年6月至12月期间,总资产增幅就达5亿,增长近一半,但此期间存货仅增加3.7%,货币资金仅增加800万元,且管理报告披露“期间无任何经营利润”,这意味着那5.8亿元基本没有用在购置存货上,去向成谜。

虽然艺术品市场频现“天价神话”,艺术品基金的收益率也让投资者心动,然而其背后蕴藏的风险却不可小觑。

  如此看来,吉林信托无疑是王耀辉的贵人。吉林信托与王耀辉之间实际早有交集——东方基金。

  作者:顾慧妍

王耀辉构筑了一个庞大的灰色产业帝国——中辉系列企业。业务涉及房地产界、商界、金融界和文化艺术界,其“善于融资,玩空手道”的财技也为业界所知。

近年来,随着艺术品基金的高速扩张,书画拍卖市场的“天价神话”背后,频现艺术品基金的背影。

  顶着《砥柱铭》可能是赝品、拍卖实际成交额可能仅8000万元等议论,与王耀辉接触过的信托公司都选择了观望。2010年9月,吉林信托以这件作品为抵押,成立“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资金4.5亿元,期限为两年。

  这次雅盈堂事件暴露出了国内艺术品信托操作中的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不规范方面,而本刊去年推出的“中国艺术品基金排行榜”已经关注到雅盈堂的圈钱之势。

2011年3月31日,雅盈堂又通过北京信托发行“盛藏财富·宝腾一号艺术品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资金“全部用于购买书画类艺术品”,通过“拍卖转让等方式实现收益”。北京信托的这份信托计划在发行之初只募集到资金7392万元,后于6月又扩募至3.4亿元。

成立于2010年4月的雅盈堂,在当年6月的保利春拍中就以4.368亿元拍下黄庭坚《砥柱铭》,震惊四座。随后,雅盈堂曾以《砥柱铭》作为抵押,同吉林信托发行了一款融资型信托产品,募集资金4.5亿,期限2年,这一资本腾挪术很快引起市场的关注乃至业内的效仿。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底,雅盈堂已发行4只信托,融资总额高达8.7亿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辉国华董事长王耀辉1999年创办中辉集团,开始打造位于北京朝阳区的蓝色港湾国际商务区,并涉猎基建项目,是京津塘高速公路二线工程的投资人之一,还是中国新兴艺术品投资市场上出手阔绰的大买家。

  投资界人士分析,雅盈堂的运作模式是:“高价拍卖得艺术品——抵押拍品发行信托—以信托资金支付货款”。以上杠杆模式的前提,是需要还款人具备强大的还款能力和良好的流动性。

2010年12月29日,雅盈堂通过国投信托发行“国投飞龙艺术品基金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资1.5亿元,期限2年。该项信托计划更多信息被国投信托网站加密。

保利春拍李可染画作《万山红遍》以2.93亿元成交,其背后的推手———送拍方中艺达晨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艺达晨”)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根据资料显示,吉林信托还是东北证券的第二大股东。显然,早在2008年开始吉林信托便与中辉国华相识。

  有知情人士透露,《砥柱铭》的送拍者是台湾一收藏家,拍卖公司后以8000万元将作品买断,再制造现场“假拍”,并由王耀辉“做出”了天价成交纪录。

而有媒体先后援引知情人士披露称,这幅《砥柱铭》当年实际成交价格仅为8000万元,而名义上的四亿多元天价实为“多方精心制造的局”。  

2010年保利春拍,北宋黄庭坚书法《砥柱铭》以4.368亿成交,刷新了中国艺术品成交纪录。这幅天价作品,就是被雅盈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盈堂”)收入囊中。

  “无头无尾”的信托计划

  由于王耀辉事件的暴露,借“艺术品信托”之名圈钱挪作他用的艺术品信托之乱象再次浮出水面。

但一位熟悉雅盈堂的拍卖界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1年以来雅盈堂拖欠北京几家大拍卖行的货款已高达数亿元,“北京这些大公司都找不到他,他已经宣告不付款了。”

上周末的保利春拍,李可染画作《万山红遍》以2.9325亿元成交,而这幅画正是由中艺达晨送拍的。据了解,该画系中艺达晨2007年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以3504万港币买下的。由买家变成了卖家,中艺达晨净赚2亿多元人民币。

  时隔一年,同样的18%股权,东北证券仅给出了1亿元的受让金,不禁让业内人士猜测,究竟是东方基金贬值了,还是中辉国华受累杨琨案后的折价保命?

  就本刊调查所知,此前,众多专家对于《砥柱铭》的真伪表示出疑问,但这样的质疑仅停留在学术层面。但后来,艺术圈内对于《砥柱铭》拍卖过程中的猫腻争议之声逐渐强大。

“他的资金有其他用途,也极可能通过虚拍藏品,以达到融资的目的。”上述知情人士说。

在一家业内权威刊物2011年12月推出的国内第一份中国艺术品基金排行榜中,雅盈堂位列第二。据恒天财富一份报告显示,雅盈堂虽为高潮个人独资公司,但高实际为代王耀辉持股,因此,雅盈堂的实际控制人为王耀辉。

  这本应该出现在吉林信托已清算项目的公告中,但记者并没有发现雅盈堂的字样。

  而且《砥柱铭》的兑付也存在问题,除此之外王耀辉还欠着一屁股的债。

根据上述材料的描述,投资团队均拥有高学历背景和“较丰富的艺术品投资管理经验”,但除了雅盈堂副总经理兼艺术品研究总监杨桂思外,其余四人均未在网络上留有相关信息。而国内知名文物鉴定专家龚继遂、尹吉男则表示对自己被列为雅盈堂顾问“毫不知情”,甚至“不曾听过这家公司”。

“现在拍卖会,很多参与者是机构。”一家四川艺术品私募基金老总透露,去年以来,各种合伙制基金、艺术品信托等类型的艺术品基金大规模涌现,保守估计规模已超过70亿元。据他观察,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在发生着深刻变化,未来市场参与者将不再限于藏家间的角力,更激烈的将是机构之间的博弈。然而,监管的缺位令市场风险丛生。

  贬值还是甩卖

  虽然风波不断,但雅盈堂此前所发行的“国投飞龙艺术品基金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已提前终止。6月29日的公告称:“基金成立以来运作正常,现已到期终止,信托资金已全部兑付”。

据杨桂思回忆,她2009年6月从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硕士毕业后,应聘成为雅盈堂的“副总经理”,在公司工作一年左右后辞职。为“艺术品研究总监”,她当时的工作内容是,招聘艺术品研究员,研究拍卖市场的拍品,写报告供公司领导高潮参考。

虽然国内最早出现的艺术品基金可以追溯到2005年,然而,不少业内人士更愿意把2010年称为“中国艺术品基金元年”。这一年,金融机构、私人银行、基金管理公司纷纷推出艺术品基金,如泰瑞艺术基金、摩帝富艺术基金、德美艺嘉、中艺达晨、深圳杏石等艺术品基金相继成立,艺术品基金资产规模迅速接近10亿元。

  但在该网站的公告中,的确出现了两次“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最近的一次是在2012年5月16日,也就是杨琨案案发前,吉林信托公布了该信托计划2012年第一季度管理报告,从报告内容看,项目运行正常。

  实际上,尽管在艺术品信托的合约中明文规定了资金流向,但在实际操作中,如果融资方、信托公司、资金托管银行蓄意做手脚,约定的投资方向很可能从艺术品转移到地产或其他领域,那么通过发行艺术信托产品而进行的变相圈钱也无法阻止。

根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2010年408件上千万元成交拍品中,截至填报日2011年4月30日,只有237件拍品完成结算,结算率仅为58.09%。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近日,雅盈堂的实际控制人———中辉国华[0.09 0.00%]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耀辉正在接受相关部门的调查。公开资料显示,这位中国新兴艺术品投资市场的大买家,既是北京朝阳区近年来兴起的蓝色港湾国际商区的打造者,又涉猎基建项目,是京津塘高速公路二线工程的投资人之一。

  尤其是近年来,王耀辉频频以“书画收藏家”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在《noart》2011年3月评出的《中国最具影响力收藏家前十》中,王耀辉名列第六。由王耀辉控制的北京雅盈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穴下称“雅盈堂”?雪更是位列《2011中国艺术品基金排行榜》第二。

分享到:

吉林信托公布的“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2012年第一季度管理报告”中宣称,雅盈堂2010年购入拍品的总额在12亿元以上,2011年的购入总额在7亿元以上。而事实上,因为没有结清款项,雅盈堂对外宣称所拍下的藏品实际并未为公司所有。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称,当前国内一级艺术品市场还不成熟,二级市场又监管不力的局面下,部分艺术品基金涉嫌进行“左手倒右手”的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他们通过将作品推上二级市场托高价格“假拍”出去,然后再拿“身价虚高”的艺术品作为抵押品,向银行抵押贷款或向社会融资,而这笔资金转而进入其他资本市场甚至流向房地产。这样的模式在王耀辉上述吉林信托产品就可见端倪,投资者应该格外警惕其背后潜在的违规风险。

  其中,东北证券以46%股权成为东方基金大股东,中辉国华2008年从四川南方新希望集团手中购得18%股权后和另外两家股东并列为第二大股东。

  两年前《砥柱铭》就轰动一时,但争议不仅是因为价格,更多的是围绕赝品、伪造成交等问题。

吉林信托在信托计划公告中解释称,“作为还款来源,《砥柱铭》未来的交易价格将远远高于本信托计划发行额度,因此还款较有保证。”但事实上,这幅由日本流入台湾最后在内地市场拍卖的《砥柱铭》,一直饱受赝品和“假拍”的非议。众多书法界人士质疑该作“错字连篇”,而台北故宫博物院学者傅申、黄庭坚研究专家黄君则撰文力挺其为真迹。

所谓艺术品基金,一般是由基金管理人负责募集资金,并通过多种艺术品类组合或者单一艺术品类组合的投资方式,以达到最终实现较高收益的目的。

  错综复杂的背后关联,让东北证券此次受让也多了几分迷雾。

  曾有报道指出:从可靠渠道获悉,《砥柱铭》拍卖可能是一场极其严密的局,3.9亿元的落槌价是虚的,实际成交价据称仅为8000万元。

“拍的艺术品我从来没见过”

2011年嘉德春拍,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以4.255亿元成交。一开始盛传买家是湖南广电传媒集团,其实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该集团旗下的中艺达晨。

  此后,理应在今年9月结束的信托计划却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直到10月5日,才有消息透露,吉林信托“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已提前清算,是王耀辉自行出资回购还款。

  曾有某位藏家透露,王耀辉在艺术圈内的“拍而不付”是出名的,至今仍有大量拍品没有兑付,欠着几家大型拍卖公司的款项据说就有几个亿,某个规模不大的拍卖公司也被王耀辉欠款两三千万元至今没有结算。但究竟王耀辉有多少拍品未获结算谁也说不准,因为他买东西极为零散,从大拍卖行到小型拍卖行都在扫货,从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到上亿元的货都会买,没办法统计。2011年从嘉德和翰海两家拍卖行高价拍出的傅抱石册页、齐白石册页就是被王耀辉拿下的,金额合计高达亿元,结款情况还不清楚。

据上述人士介绍,雅盈堂在2010年都是结清货款的,但从2011年起,就开始拖欠货款。仅以该人士所在拍卖公司为例,雅盈堂拍下的八成藏品至今没有付款。“我们之前要起诉他,努力过很多回。谁知道他被抓起来了。”上述人士说。

到了今年,艺术品基金更是快速增长。据用益信托工作室统计,2012年第一季度,国内共发行艺术品信托产品13款,资金总规模达18.14亿元,而去年第一季度的发行规模为12.7亿元,同比增长了42.81%;与去年第四季度的发行规模13.92亿元相比,环比增长了30.3%。

  而在这些信托计划中,吉林信托也可谓是出尽风头。2010年6月的“保利春拍”,成立刚刚两个月的雅盈堂以4.368亿元的价格拍下了黄庭坚的《砥柱铭》,天价成交记录引起了收藏界的诸多质疑。

  据本刊此前调查显示,截至2011年底,雅盈堂已发行4支信托,融资总额达8.7亿元。其中仅以黄庭坚《砥柱铭》为抵押品的一款信托就豪圈了4.5亿元信托资金,作为抵押品的这件书画曾在2010年北京保利春拍中创下4.368亿元的成交价,这仍是目前中国艺术品拍卖的纪录保持者。

吉林信托曾不定期在其网站发布雅盈堂信托计划的运营报告,并选择性地披露了雅盈堂的部分财务数据。

  “蓝色港湾”在北京的楼盘也算小有名气,但无论是地产圈里还是圈外,对于该楼盘的实际控制人中辉国华的老板王耀辉却是相当陌生,直到今年5月底,中国农业银行第一副行长、执行董事杨琨案案发,才让这位神秘的幕后老板浮出水面。

  这个夏天对于雅盈堂来说并不好过。随着北京雅盈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王耀辉被协助调查一事的浮出水面,雅盈堂又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实际上,雅盈堂早已进入人们的视野,2011年底本刊推出了国内首份“中国艺术品基金排行榜”,雅盈堂以其8.74亿元的基金规模高居第二,这便引起了业内的关注。

恒天财富曾为北京信托发行的上述计划提供过一份推介材料,该材料曾以“成功案例”为名列举了雅盈堂投资的数项千万元以上级别的藏品。

  实际上,雅盈堂这匹收藏界的“黑马”是2010年初才成立的新手。熟悉王耀辉的人都知道,其之所以一出手就进了第一梯队,实际是他把信托玩到了极致。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1年年底,这家公司已发行4只信托产品,融资总额达8.7亿元。

  此外,2010年8月,国投信托发布“国投飞龙艺术品基金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规模1.5亿元,该计划成立当天将信托基金支付给雅盈堂;2011年3月,北京信托发行“盛藏财富宝腾一号艺术品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规模4亿元,雅盈堂即为投资顾问。

另一个疑点是,按照惯例,艺术品质押的折价率通常在50%,也就是说,拿已经结清款项的《砥柱铭》来抵押,融资金额也只能达到2亿元。但事实是,即便除去雅盈堂因增信而自己认购的1.5亿元资金,折价率也仅为30%多。

  然而本刊去年在调查时就得知,众多业内人士都认为那次的天价拍卖是一个骗局。随着王耀辉的被调查,雅盈堂似乎成了一个未知黑洞。扩大至行业,越来越多的艺术品基金进入领域内并不断壮大,到底艺术品信托是信托机构圈钱的游戏,还是投资者的获利工具?我们难以保证其发行目的,我们也同样无法预知其存在的风险。

这意味着,雅盈堂公司号称的阵容庞大的投资、顾问团队形同虚设,信托公司只充当资金通道的功能,近十亿的信托资金最终能否完成预期收益,就维系在王耀辉雇来的扫货人的手中,而信托投资者对此却并不知情。

通过雅盈堂,王耀辉在艺术品市场大施空手套白狼的“财技”。 一位拍卖界知情人士透露:王耀辉利用拍卖市场不透明的交易制度,联合交易方虚抬艺术品价格,再以此艺术品作为抵押物,发行信托产品和基金,达到扩大融资规模和套取资金的目的,套取的资金往往被挪用于房地产以及偿还赌债。

而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于2011年10月发布的《2010年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统计公报》披露了2010年全国范围内所有1000万元以上(含)成交拍品信息。

兑付危机

"外界普遍质疑的是,“突然冒出来的”雅盈堂公司并非真的财大气粗,而是擅长“空手套白狼”的财技——王耀辉利用的是拍下大宗藏品后长达数个月的付款期。"

"“我们只是做研究,拍什么不是我们决定的。”曾任雅盈堂副总经理的杨桂思说,“他们拍的艺术品我从来没见过。”"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起,雅盈堂曾相继通过吉林信托、国投信托和北京信托,发行3只总额为9.4亿元的艺术品信托产品。在《投资有道》杂志发布的2011年中国艺术品基金排行榜中,这家2010年4月才注册成立的公司位居第二。而事实上,这家管理着庞大资金规模的艺术品基金公司几乎是一个空壳。

南方周末记者比照上述两份材料后发现,在雅盈堂所称拍得的5件重量级藏品中,就有两件——总计价值1.1亿元的齐白石《花卉》四屏画和张大千《青山绿水图》——完全未在成交拍品名录中出现,而其余三幅作品显示已结清款项。

2010年9月29日,雅盈堂通过吉林信托发行了一款“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资4.5亿元,年收益率8%。信托计划显示,质押物为北宋书法家黄庭坚的作品《砥柱铭》。正是《砥柱铭》在当年引起艺术品收藏圈震动。

王氏庞大商业帝国依赖两个融资渠道,一方面借助杨琨向农行获取巨额贷款;另一方面,雅盈堂则成为王耀辉旗下至关重要的艺术品运作和信托融资平台。

此后该信托计划的季度管理报告也显示,这笔募集资金,部分用在了支付2010年春拍艺术品的款项上,一部分资金支付给了一家拍卖公司。

该信托季度管理报告显示,2011年7月前,该信托募集的3.4亿元已全部用于购买18件书画作品。

南方周末记者于2012年6月11日来到雅盈堂公开的办公地时,大厦工作人员告知,雅盈堂已于2011年初搬离,“公司在这里只呆了几个月”,此后一直没有设新的办公地点。恒天财富2011年提供的上述材料曾列出王博等五人组成的投资管理团队及八名国内知名文物专家组成的顾问团队。

直到不久前,日本大阪市立陶瓷美术馆名誉馆长伊藤郁太郎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仍直言,“我接触的90%日本专家认为《砥柱铭》是假的,而100%认为2010年拍出天价的黄庭坚《砥柱铭》是不对的。”

“我们只是做研究,拍什么不是我们决定的。”杨桂思说,“他们拍的艺术品我从来没见过。”杨桂思以“公司要求保密”为由拒绝提供雅盈堂其他工作人员的联系方式。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股票,转载请注明出处:天价艺术品拍卖背后,东北证券控股东方基金背

上一篇:需求旺盛业绩大增,不断扩张业务版图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